[蔺靖]续魂丹²柒贰

靖蔺预警!就不换tag了!

“再给我一个嘛,景琰~~~”蔺晨可怜巴巴的望着对方无表情的脸,伸手想去阻止正在关盒盖的长手指。
“吃我的私藏,蔺阁主不得用答案来换么?”梁帝眯起眼,长手指将偷袭来的手和盒盖统统封住,这睥睨天下的气势若不是用在榛子酥上倒真有几分威压。
“景琰想知道什么?你我之间何需这般。我说过,家事不必这般斤斤计较。”蔺晨搬出一副天真烂漫的表情,满嘴里不知所云。
景琰抽回盒子抱在怀里,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卖萌失败,蔺晨悻悻地坐起身来。
“景琰~”
景琰把盒子按的更紧一点。
“景琰~~”
干脆把盒子藏在身后。
“景琰~~~”
不愧是琅琊阁的少阁主,为口吃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我错了还不行嘛~~~”垂而未坠的泪珠融进了萧景琰朱红的衣襟里。毛茸茸一颗大脑袋拱进景琰怀里,两只手臂也环上了他的劲腰。
萧景琰把身后的榛子酥推远一点,才抱起身上这只趴趴熊,似乎是比以前轻减了些。
“知道错了就说说吧。”长手指敲了敲大脑门。
“不该不告而别。”
“嗯。”
“不该这么久音信皆无。”
“嗯。”
“不该让你悬心。”
“嗯。”
“都是我的错。”
“嗯?还不说实话?”萧景琰此时,真有些气了。
“阁里的事情不是全能告诉得景琰的。”蔺晨的语气特别真诚。
萧景琰捏起少阁主腮肉,笑着贴近他的脸说:“捡能告诉我的说!”
蔺少阁主红着眼圈咬着牙咕咕哝哝。
萧景琰贴的更近一点,想听他咕囔什么。
只听得“欺负人,坏景琰。”
再怎么说,怎么弄,他只是这两句话翻来覆去,便是用榛子酥也哄转不来。
这一来萧景琰还真有些后悔了。好不容易见到了,好不容易才把日思夜想的人揽在怀里,有些事情,非要交割的一清二楚吗?思量于政事上,自己何等决断。怎么碰上这小郎君自己就一点刚性都没得。昏君,十足的昏君!

被蔺晨这番闹,夜已深,昏君陛下没有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得哄孩子一般,哄他先到自己龙床上睡下。安顿好了,自己才批阅奏章、宽衣就寝。困乏得很,着枕便着,揽着蔺晨壮硕的腰身特别安心。

一夜无梦,天刚泛青萧景琰就醒了。怀中空虚,蔺晨早不知所踪。
萧景琰揉着肩膀,突然灵光乍现,平时蔺晨在寝殿过夜,早起自己揉的是腰!
昨夜种种都是他哄自己的,半年未见,都说小别胜新婚,依着蔺晨的性子自己今晨未必起得了床。他什么都没做就走了,断然有异。

萧景琰正在发呆,寝殿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萧景琰只当小太监进来伺候,不想是蔺晨端着一碗汤进来。

“怎么起这么早。”萧景琰装作无事。
“这次来得匆忙,没给景琰准备什么,只好亲手做碗羹汤补偿。”
蔺晨见景琰未动,就坐在床边,把汤碗放在一旁几上,伸手拉他“我服侍梁帝陛下起床。”
萧景琰笑着任由他拽起自己,趁他探身,擒住右臂将其压制在身下。
蔺晨着实没防着他这招,只得单靠一臂微微抵抗。
“琅琊阁的功夫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孱弱无力了?”萧景琰虽然笑着,寒意却不禁外露。

蔺晨一向自恃高强,萧景琰的功夫是早被他比下去的,固从不刻意防备。此时被萧景琰反制他也不慌,只当萧景琰玩闹。
“景琰倒是进益了。”神态自若,仿若被按住手脚的是对方,而自己在执教。

如果不是手中的脉象虚浮混乱,萧景琰说不定真被少阁主诈住了。受静太后熏染景琰自然略通医术,这脉象不同往常还是察觉的出来的。

“说实话!”萧景琰真有些着急了。蔺晨自来运筹帷幄,天下事仿若尽在他掌中,又是医家,只有治病未有得病一说。

“不过是偶感风寒失于调养,”蔺晨还不想认输,“怕把病气过给景琰,特意修养了几日才来,看来果然是太急了,还没…”
萧景琰手中力道加大,蔺晨只得住嘴。

“实话!”萧景琰眼中有些血丝。

“我千里迢迢赶来看景琰,景琰就这样待我!”蔺晨边说,眼泪如金豆子一般争相外涌。“知道我力弱了,就知道欺负我……”

萧景琰见不得他委屈,本来只是情急想要吓唬吓唬他,谁知又哭了。景琰何尝不知千里迢迢相思之苦。只得松手拉他到怀里,轻轻拍着。
“怎么这么爱哭起来?”

蔺晨抽抽嗒嗒在景琰怀里扭,“看我现在打不过你,你就一心欺负我。”这样的机会不利用怎么会是蔺少阁主的做派。
“我怎么欺负你了?”景琰用手指轻轻抹掉蔺晨堪堪掉落的泪珠,“你身体不好都瞒着我,什么事都不肯叫我知道。”
“这样事怎么能让你知道!”蔺晨挣脱开景琰的怀抱,“我一个以色事君的小男宠,没了身体的资本,怎么敢叫陛下知道。”
景琰弯过两只修长的手指夹住蔺晨的鼻子,“叫你乱说话!”
“呀呀呀!皇上这是知道了,嫌弃我不能伺候,就要弄死我。好狠心的陛下!”蔺晨抱着景琰的手臂试图拉开。
“你不能伺候我了?”萧景琰玩心也上来了,也不去追究被蔺晨带跑偏的话题“那换我伺候伺候你这个小男宠怎么样?”
蔺晨听了这话,后庭一紧,赶紧拒绝,“哪能劳动陛下呢!天也不早了,陛下该洗漱进膳去上朝了。我先……”
重要部位被另外几只修长的手指控制住,饶是蔺晨也免不得俗,先吓得噤了声。
几下挑弄,宝剑就有抬头出鞘之势。
“这位兄弟,也不像先生说的那般疲懒。”萧景琰笑的人畜无伤。
蔺晨赌咒发誓从没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萧景琰。

————————
本来按计划是昨天发的,结果补东哥的闪瞎眼的前半生耽搁的过了12点。然后写着写着就睡着了,幸好没发现什么乱码。
其实嘛,就是卡肉了。
果然是不会写,所以后半段就被吞了。
周末也许会有掉落,不太确定,就不单独预告了。

最近特别想写小阿诚那边,也许也会有掉落。

评论 ( 10 )
热度 ( 44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