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没心情排查了,真是够了!

就是想抱怨一下最近的忙碌,就各种不让发,我是被锁了还是怎么的?

下午蹓跶图书馆,本来郁闷查好的资料书版本有问题,想要的版本居然下架了ಥ_ಥ
跨区排查的时候,偶然翻到一本颜色特鲜亮的《好奇心词典》,真是顺手一翻。
有种困顿全消的感觉,笑skr人

手慢一步,今天才到手。不过也开心一天了(˶‾᷄ ⁻̫ ‾᷅˵)

和黑T很搭呀,小小的很可爱。

嗯……
ps
今天因为T上的鱼骨图案被前上司问。我就拢了拢肩膀上的鲨鱼牙。
他笑的花枝乱颤,吃剩下的啊,理解不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哈哈哈哈哈

…………很难理解么(摊手)

[蔺靖]续魂丹²

三周年纪念
———————————————————
最近都没时间和心情更文,把很久之前写好的第二世拿来混更。彼时琅琊榜二还没上映,而我至今也没看。总之是一部分本来不想放出来的过程。蔺靖还没完结,楼诚那一世不知道还会不会写下去。
嗯,就是这么丧。三次元很忙。没有什么更文的动力。
楼诚和伪装者留给我很多美好的记忆,以及近两年半的感动,还有友谊。但我不知道还有没有继续留下的意义。我尽量把坑填完吧。如果还有小可爱在看的话。
另外,警告,一点也不甜,发了正文里没捅过的各种刀子,为避免影响心情请退散回主线剧情。
———————————————————
第二世

萧景琰从奈何桥上过,喝了孟婆的河鲜汤,这辈子并不记得自己上一世...

居然被锁文,真是活久见。
果然lofer只能风花雪月,莫谈国事。

关于降水的一些想法

忘了是什么时候返校的火车从寿光经过时,发现满目塑料大棚,就好像一夜之间,万亩良田都罩上塑料盖子。
我蒙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就是鼎鼎大名的“山东寿光”。下克上的典型,虽然是个县级市,但名声远胜它所属的地级市潍坊。

毕业回家乡工作这几年总觉得没下几场大雨,行道树都蔫蔫的,绿化都需定时浇灌。冬天也没几场雪。总是干干的。全年降水量都低于多年平均,妥妥的拖后腿。

有次挺偶然和来潍开会的导师说起这个话题。不只潍坊缺水,济南的降水量也低于往年,然后他问我,你见过寿光的大棚么?

当时,连绵大棚的印象在眼前回放。那是即便在高铁上也觉得无限连绵的漫长。

没有了蒸发量,会不会影响降水?他问。

我当时觉得他的这种假设很可笑。那可...

等到半夜也开心^_^
虽然凯的语音像是照提词板念的ಠ_ಠ,没有以前的那么苏,但能支持到他就很愉快!

[蔺靖]续魂丹²çŽ–壹

“萧景琰!多大的人了!你居然………”踢我下床!

梁帝回身在龙床上打个滚,把老大一床黄缎被子都卷身上,只给蔺晨一个后脑勺。

蔺晨也不急着起身,扒着床沿装可怜。
“景琰,景琰……”的一声又一声不断。
“冻死我了……”
“阿嚏……”
声声渐低。

萧景琰本来踹他也是收着力气,打量也就跌在床边脚踏,滚不到地上,冻不着,更不用说那里离火盆还近些。

蔺晨哼唧到后来索性没了动静。
片刻,黄缎大被落下一角。
无需更多。
蔺晨本来就后悔没有在被踢下床的时候就立刻跳回去,撒了半天娇没人理,来了这么大个台阶还不连滚带爬的钻回被窝去。

萧景琰还是背朝外,这并不妨碍蔺晨手脚并用抱住他取暖。
其实脚踏上并不冷,蔺晨是就喜欢萧景琰偶尔发个小脾气,然后...

都不好意思冒头了……依然没更文

最近闭关

昨天考了一天试就有一种血槽清空的感觉……
想到这周末还要连考两天……

果然是老了

不过,等到考完之后就可以,没有心理负担的随便浪了!

让我那些沉淀多年总是57.58.59的门快点过了吧!

以上是来自不想看书总想抖机灵过关的不切实际的想法。

无法更文,满脑子考题,真是一点罗曼蒂克的氛围都没有。

嗯,我今年有认真的复习了呢!
考试的时候成功的从“啊,这tm说了些啥!难道我还学过这玩意!”的四选一好想扔骰子,变成了“哦哦,这是XX的内容!我听过见过!”的答案肯定在这俩里面就是不记得是谁了!
答案推测准确率从25%提升到50%了有没有!
这是质的飞跃!

这是败家之犬的颓丧嚎叫……

但是的确没想到今年最后十分居然是送分...

© å¶å§¿å‡‰ðŸ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