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 】美人坐朝堂

occ的锅我背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说君兮君不知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说美人兮美人不知

“意态由来画不成。”蔺晨叼着毛笔尾巴咿咿呀呀慨叹。
廊下的脚步停住,未曾露面声音先闯了进来,“这世上还有先生做不成的事情?”

“世上的事那般多,蔺某哪能样样都精通呢?越是喜欢反而越画不好。”蔺晨笑着回身,萧景琰已经站在他背后,弯腰看他的画。
一只小奶狗,眼睛特别有神。
“画得真漂亮!”萧景琰脱口而出。
原来先生喜欢小狗。萧景琰在心中暗暗记了一笔。
不想蔺晨盯着他摇摇头,“不像,不像,画的不像。”
“先生不喜欢?不如给我吧!”说着萧景琰就从桌上轻轻拈起薄绢趁蔺晨来不及夺就揣进怀里。
蔺晨看他心虚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招呼他坐下吃茶果。

再来时,太子萧景琰怀里揣了只小奶狗,和那画里八分相似。
蔺晨就着景琰怀里,修长的手指逗得小狗又抓又舔。真像,真像!
“本想寻了赠予先生的,没想到近日养熟了,竟离不开我了。”萧景琰红着脸说。“先生要是喜欢……可以到东宫来看它。”
蔺晨没说话,继续逗他怀里的小狗。
萧景琰眼睛滴溜滴溜定格在案上,似乎是新画。
蔺晨不停手,萧景琰不好直就起身去看,抻着脖子好不辛苦。
大约画的是鹿。难道先生现在喜欢鹿了?
萧景琰试探着问:“京郊有鹿苑,先生想去么?我可以陪先生去。”
先生笑起来真好看。

萧景琰悄悄从袖子里扯出画又看了看,一只一只比过,没有一只长得像画上的。失望的把下巴搁在温热的鹿背上,摇啊摇。这下先生要失望了。
蔺晨在一旁假装没看到他的小动作。
“挺像了,虽然到不了十分。”
萧景琰听了立刻开心起来。怀里的小狗也跟着汪了一声。
鹿苑的鹿个个警惕的竖起耳朵,睁大眼睛。
像了,九分像了,蔺晨在心里笑。

新帝登基,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自在出宫去寻蔺晨。
华灯初上萧景琰遣散众宫人,独自在寝殿阅卷。蔺晨飘飘摇摇的来了。
“我来求封赏。”他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卷绢画。
画上是一头雄狮。
萧景琰稍做难色:“这狮子不是大梁土种,望先生稍稍宽限时日。”又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不然,我代替可以吗?”
蔺晨挨上来,萧景琰心跳如擂鼓,先生生气了!
一个吻印在眉心,“你终于猜对一次。”

心说美人兮,美人的榆木脑袋终于知一次。

评论 ( 15 )
热度 ( 98 )
  1. 楼梯房叶姿凉🌸 转载了此文字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