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伍捌

[蔺靖]续魂丹²伍捌

月已西沉,二人不回客栈,草草在沈宅雪庐安歇了事。蔺晨提前着人打扫停当,虽不十分舒适,客宿一宿也当得。
是夜,他二人作何故事,皆是吹灯拔蜡闻不真切。
倒是一早就被甩开的言豫津和萧景睿等人,生出不少枝蔓。

“你自是不屑去的,自然还是要我费神。你和列大哥去东边茶肆找一找吧!”
景睿盯着豫津看了好一会,说假话越来越似真的了,笑笑点点头,同着列战英向反方向走去。
不就是想要自己去乐坊酒肆寻欢买笑么?直说我也不会拦你!
景睿腹诽,面上不露出来。离了豫津一会儿就绷不住,满面的失落。
刚好和列战英凑成一双。
列将军也哭丧着脸,没有精神头。
两人没走多远,倒是默契,一同扎进路边酒肆。
“来两壶上好的酒!”
“列大哥?刚上午就喝酒么?”
“怕什么!这沈庄不是那人的地盘么?不就是供人寻欢作乐的地方!喝点酒算什么!”
萧景睿没见过列战英这样,不曾饮酒倒像是醉了一般。
“咱们还要寻人……”
“寻什么人!”列战英像是已经被酒气熏醉了,不复平日恭谨。“人丢了可寻,人自己去了,还寻个什么意思。”
景睿心下明白大半,一定是萧景琰和他说了什么。
早起,萧景琰悄悄去列战英屋里,交代今天不要派人尾随,他与蔺晨在沈庄有事,最迟明日一定归来,同着一起上琅琊。
自来,萧景琰的身边总站着个列战英,亲随也好,护卫也罢。列战英自知是萧景琰最信任的人,性命也安心交与自己保护。无论宫里宫外,皆是自己安排。这会子,人生地不熟的偏远镇甸居然撤了自己的护卫,全权交给情报贩子蔺晨,憋气,不是一般的憋。
而且这会是在外面,当着萧景睿,什么也不好说。
只好喝酒。
萧景睿早就料着萧景琰和蔺晨在沈庄的事不会同着众人,无奈豫津决计要搅扰,好报换房的一箭之仇。他偏偏被蔺晨捏着什么短处,背着自己溜去见什么人,还非要自己去给他寻那二人的下处。萧景睿为人厚道,并不傻,桩桩件件压在心里,着实不痛快。
萧蔺二人的去处,萧景睿无意去找寻。找得到,找不到,两说,萧景睿并不想拂了二人的意。萧景琰待自己一家宽厚多恩,而自己在江湖上的名声九成靠的是蔺晨排的琅琊榜,这人虽然看起来轻佻无礼却不曾怠慢自己,心中自是敬重感恩。而且,那二人的关系,想来阻碍重重,能偷得这几日清闲,怎好去搅扰。
豫津就知道给自己出难题。

列战英本是个大大咧咧凡事不经心的人,从小跟着靖王做护卫。靖王耿直,又常年混迹行伍,靖王交代他做什么就是什么,他于人情事故上基本就是没脑子,凡事并不多想。若不是夺嫡这些年艰险,他的脑子十有八九还束之高阁。对于自己的事,从来也没在意,家中既有贤妻又有美妾,且都对自己的男子气概崇拜的不得了,难道不是理应如此?想当年,靖王殿下和众部将都羡慕自己好艳福,自己心中也颇为得意。
若没有蔺晨出现,自己不会知道陛下居然会纵容一个男人对他如此狎昵。自己心中这种闷钝,却又如同猫爪抓挠的感觉,或许不单单是因为自家陛下被亵渎。
列战英看得到,蔺晨的目光始终追随着陛下,是否透着情欲说不上来,这样露骨的粘腻迷恋,即便在贵胄少年眼中也是少见的。皇室的少年们举止规矩大方得体,至多在十四五情窦初开时不懂收敛,会带着清澈与诚挚的眼神默默的为心仪的少女送上一首诗或新折的花枝。蔺晨这人若是那般年岁,定会是揪着心上人的小辫或裙裾捉弄不放手的讨嫌鬼。现在也是!
可陛下偏不嫌他。容他在桌下拉自己的手,容他在无人处揽自己的腰,容他与自己比肩看日暮,更容他共寝一室。
列战英几乎要将手中的酒杯捏碎。
毕竟,陛下是喜欢上了那个登徒浪子。
列战英许久没见过陛下这样的笑容,远在他还是靖王,还未出京戍边时……不,和林家小殊在一起时也不曾有过这般和合的神情。当年的靖王独自看着林殊和霓凰郡主时,眼中总有落寞。他以为殿下偷偷喜欢郡主,现在想来,也许只是羡慕那二人吧。
萧景睿给他添酒,列战英稍稍从自己的纷乱思绪中爬出来,看着对面这位皇室公子。刚才的思绪追回童年,让人难免回顾。他与言豫津从小就在身边腻歪着,这些年过去了,依然如故,看他们亲密无间倒不觉得别扭,只觉得理应如此似的。
人真怪啊!
算了。
“景睿,难得来一趟,咱们也去听听曲子如何?”
“列大哥,咱们不是要去寻……”
列战英不等他说完,从怀内掏出银子放在桌上,一手拿起佩剑,一手拉起景睿,便出了酒肆。
景睿有些吃惊,怕列战英带了酒气闹起来。可眼前这个高大的背影,突然与童年重合。学堂里,自己被庆国公大公子欺负,列大哥也是这般拽起自己去讨公道。
萧景睿有点恍惚。
“豫津在哪家店?”
“长乐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
昨天清和太太的《地平线下》完结了。
天亮了,功勋卓著者仍旧要隐于黑暗中。挚爱这方土地却只能远走异国。走得好啊,走了才可以长久的活着。
楼诚二人的结局无非是被汪伪杀、被鬼子杀、被国民党清理、被xx审判、被暴动的市民杀、活到建国后也靠不过运动,所以远走是为数不多可以HE的选项。回法国总比去苏联好。
战争结束去教书,娶妻生子。明大长官的flag早就立起来,这样的结局也算是对大姐有个交代。
黎明前的中国,太太写的好。如果不是这篇文,我可能不会去了解那段历史。毕竟已经刻意绕开很多年了。

早上起来想想没有新文可看,于是爬来更一下我的软文。
翻出以前写的弃置未用第29章,自己觉得比发的那篇更有血肉的味道。修过的文总是少点冲头,算了,为了文风一致,我也蛮拼的。就继续温吞下去吧。
蔺靖本就是黄粱一梦。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