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卅肆

[蔺靖]续魂丹²卅肆

“怎么样?”
蔺晨一出来就撞见门外转圈的萧景琰。
蔺晨立刻做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太后要撵我走。”
“不行,我去找母亲理论。”景琰着急着就要进佛堂。蔺晨死死的拽住他“我出身江湖,又是男子,琅琊阁情报生意的名声不好,这条条都是辩驳不了的。你不要再去冲撞太后了。”
“你不能走!我萧景琰喜欢的人管什么江湖不江湖,男女不男女!你是我的人了,我自然要为你出头。琅琊阁又怎么样!……”
静太后迎头出来“蔺晨是不是编排我什么了?”
“母亲!唔…”萧景琰还没来得及说就被蔺晨捂上了嘴。
“母亲,景琰要进去向您谢恩呢!”蔺晨笑着回话。说完凑在景琰耳边悄声说“还不快谢谢母亲成全!”
景琰还发蒙,蔺晨怎么换了称呼,管自己母亲也叫起“母亲”来。
“免了,宫里人杂,你们自己注意小心。我回宫了。”静太后说罢便走了,心想多了个爱笑的儿子也不是坏事。

皇帝摆架回寝宫,蔺晨走房檐。

萧景琰坐在书案前生闷气。蔺晨悄无声息地靠过来,景琰也不理他。
“景琰,别不理我嘛……”蔺晨凑近一些,景琰就退他远一点,一直逼到椅子边缘无处可挪,被蔺晨一把抱牢挣扎不得。
蔺阁主和梅长苏对付他各种小把戏从来都是置之不理,不肯落入他的圈套,甚至下好套等他落进来。琅琊阁的仆役侍从更各个都是人精,对少阁主的恶趣味熟视无睹。景琰这人有坑就跳,各个不落,每次都可以得手,实在是很有挑战性很新鲜。
“先生是不是一直在戏弄我?”景琰的确不开心,他这种实心肠的人从来理解不了蔺晨这种小孩子般的把戏。
“景琰……”蔺晨不松手一个劲往景琰怀里钻。
景琰被他缠得无法,抽出一只手臂摸他的大脑袋“蔺晨,好好说话,我不怪你了总行吧?”
蔺晨听了这话才抬起头看着他,憋闷的有点红,满脸写的是可怜“我想知道,要是太后不答应,景琰会怎么办。”
景琰叹了一口气,蹭了蹭他的额头“现在知道了?”
蔺晨的手臂挂在景琰脖颈上打晃“我喜欢上了天下最好的美人儿!”
景琰的脸微微红了一下,正色道“现在该说说日后怎么办了。”
“景琰知道我不能久居金陵。”蔺晨并不掩饰落寞“我会尽量多来陪你。”说完一骨碌爬起来“我要是想你了怎么办?”紧抓着景琰的手十指相扣“山高水远,我都奔了来找你!”
景琰不答言只微笑看着自己轻狂的爱人恣意折腾。
“真想施个法术把你变小藏在袖子里掳走!”蔺晨的眼角是带桃花的,笑起来特别勾人,更不消说话里的缠绵。
景琰听了微微一怔,然后盒盒盒的笑起来,揽过蔺晨抱在怀里,好大一只肉虫子。“你怎么不想,我想你了怎么办?”景琰笑着说,蔺晨还是听出了话里的寂寞。
“你没有时间想我,你想我的时候会加倍的批阅奏章,你只有看月亮的时候才会想起我。”蔺晨贴的很近,“景琰,这条帝王之路是你自己选的。”
“想我了,可以给我写信,这宫城之中鸽子很多,再多几只也不显眼。你不喜欢鸽子,也可以叫人送,就是容易招人眼目。”蔺晨知道景琰西南戍边时曾经下令把军中的鸽子斩杀殆尽。他恨的不是鸽子,恨的是传递消息的人。
蔺晨有时觉得恍惚,萧景琰本应是座杀神,战功累累血迹斑斑。自己经历过战场,知道那是如同阿鼻地狱一般的境地。但眼前人眼神像是温良的幼鹿,没有分毫煞气。他的杀伐决断融在他冷峻的外表里,而他内心的温良倔强都从这乌油油的眼神里流露出来。他爱上了一只拥有鹿心的狮子。
萧景琰并不介意表露亲昵,毕竟怀中的小爱人一去便不知何时才会来,像一只鸽子,你拥有它,大多数时间你都不知道是否还拥有它,只能祈祷最终它还是会回到你的身边。他想做蔺晨的鸽巢,如果蔺晨飞迷路了,自己也会去把他寻回来。
“要是想你,你不来,我就去寻你!”景琰说的很认真。
“那怎么行?这江山你不要了?”蔺晨知道他有些牛脾气。
“要!但是要是丢了你,江山不要也罢。”
“萧景琰,你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你忘了当初为什么争这个至尊之位了?”
“没忘,为匡扶社稷,为皇长兄林氏还有赤焰冤魂洗雪污名,还为了去琅琊阁换蔺晨的消息!”
老头儿你居然为块玉玺就把儿子卖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
蔺阁主的神助攻蔺晨怎么就不领情呢?

评论 ( 10 )
热度 ( 57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