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廿柒

[蔺靖]续魂丹²廿柒

蔺晨带着一万个不愿意踏上了回金陵的路。怀中的小匣子随着颠簸敲打着胸口,蔺晨分不清这心中的痛是因为梅长苏的故去,还是因为梅长苏的遗愿。
此去一路官道驿马,因为经久未曾休整,亦少有商旅经行,坎坷不平,平添了旅途劳顿。全然不似自琅琊至金陵坦途。

“晚了一个时辰,应当跟新君抱怨一下了,官道如此,莫说是战时贻误战机,平日民商也无法顺利通行。道路不畅,物资不通,民风渐移,此处归属何家,终究不是一场战役决定得了的。”
蔺晨下榻的驿馆房中,蔺阁主已经沏好茶等他。天已暗到底,正如蔺阁主所述,虽是快马,然道路难行,本应天黑之前可到达驿站,自己在暮色中行了一个时辰才找到。
蔺阁主见他不答话,知道还在赌气。“我吩咐厨房给你煮了粉子蛋,你迟了这么久,怕是不得吃了。倒了吧。”
“别!”蔺晨好哄就在吃上。
一碗热腾腾的粉子蛋下了肚,蔺晨的火气和怨气消减了大半。北地不比南方,糯米粉团和酒酿哪是随处都有的,自然是父亲为自己从南带来。
蔺晨放下筷子,打了个嗝,理顺了气,才懒洋洋的问:“这么远跑来,不是专程来交代母亲的行踪的吧。”
嗯,堂堂蔺晨哪能让一碗粉子蛋就给收买了。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就知道找娘!”蔺阁主角色切换顺畅无比。
“父亲大人,我颠簸了一天了,实在没精力陪您逗闷子,您有话就直说吧!”蔺晨捂着脑袋感觉头又大了些。
蔺阁主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明知是陷阱,你还是冲进去了。”
“续魂丹是你给梅长苏的。还编了一个故事诓他。”
“他信了?说明他求成心切。”
“蔺阁主下的套,谁人不中。”
“不过我真没想到他会这样用。以为他为情所困,是我小看他了。”
“你连他都算计。”
“我连你都算计,何况是他。”
可你算计我都是为我好。蔺晨知道,却说不出口。
“怀着希望离开人世,希冀来生达成心愿,诸多宗教都是这样收揽信徒的。”
“你是说,梅长苏自己清楚?”
“活得再清楚的人,也有希望麻痹自己的时候。再说万一是真的,岂不,更好。”
蔺晨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自己对景琰的爱是不是像梅长苏一样,可以绵长到用生世去换。也许正是因为求之不得所以才值得飞蛾扑火。
借着烛火,蔺晨望了一眼父亲。蔺阁主对着窗,握着茶杯轻抿茶汤,月光下身影清瘦,显得格外疲惫。
蔺晨不忍心再问母亲的事情。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呢?蔺晨十几岁时就隐约知道,母亲并非离家出走,而是病故了,临终前用了祖传的续魂丹。父亲编织了一个离家出走的故事骗他,也骗自己。再高明的医者也不是神仙,改不得命。虽然父亲从不承认,这许多年四处打探,并非寻找母亲,而是找寻母亲的转世。

“你心中要是放下他了,去不去金陵都不是问题。你要是放不下他,这正好是个契机。若是那小皇帝不要你,就乖乖滚回琅琊山。我给你寻一门好亲事。”
“他要是喜欢我呢?”
“你就留下给他当个正宫娘娘呗!”
“呸呸呸,我凭什么给他当娘娘!他要来给我当阁主夫人!”
“这个你们自己商量去!”蔺阁主不愿意陪儿子画饼,“你们要是两情相悦,就千万别轻言放弃。人海茫茫,缘分这种东西,说散就散了。”
说完,蔺阁主见儿子无话,自己出门走了,留他一人在屋内揣摩。

皇城中的萧景琰已经得到梅长苏病故的讯报。加急消息是快马日夜兼程送抵京城,每个驿站换人换马接力不停的传递,不像蔺晨晓行夜宿这般辛苦。
这份打击是双重的,梅长苏是萧景琰最得力的谋士更是他最亲密的朋友。

虽然已经给萧景琰的朝廷布下治世良臣,但他身陷在京城这最残酷的战场之中,两拳难敌四手,多一个帮手总是好的。梅长苏希望蔺晨可以作为谋士帮他。见面比千言万语的铺垫都管用,虽然情节的发展不如麒麟才子所料。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本以为最近可以按时更新,但并不尽如人意,旅行和度假根本是两回事,根本没时间写文啊!
反正已经在高原了,不反映一下岂不是辜负这稀薄的氧气。估计接下来是不能像以前一样欢蹦乱跳了。
下一篇一定见面,我向kkw保证!

评论 ( 6 )
热度 ( 51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