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陆叁

[蔺靖]续魂丹²陆叁

这半壁山竟是中空,内里是宛若人工的天然石穴,石壁上堆着满满的机关。穴中几十白衣人正在整理卷宗,理好,分门别类的投入机关隧道便完了。
看着目瞪口呆不明所以的四人,蔺晨笑着问“谁先问?”
豫津早就沉不住气,上前一步。景睿悄悄拽了拽他的衣带,他回头点了点头,满目含笑的冲蔺阁主道:“南楚与我大梁还能享几年太平?”
萧景琰和萧景睿顿时脸色骤变,是阴是晴莫可名状。豫津还只顾冲景睿做鬼脸,悄悄比划着将蔺晨一军。
不想蔺晨清清嗓子,转身向壁上机关按了几下,一卷记录从壁上格子里弹出顺着滑轨落到对应的位置。蔺晨取出来展开看了看,向豫津招手。豫津不以为意,凑上前去。蔺晨拿手指在他手心写了几笔。只见豫津眼圈微红,默默地看了一眼景睿,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景睿更不知如何是好。
“以前豫津最爱问姻缘,现在不问了。”蔺晨清清嗓子,缓缓地说,声音似是抹过油。
豫津回头冲他做个鬼脸,拉着景睿的手撒娇,“别信他的话,我问过什么,你都知道!”
“嗯,最贵一笔是问自己何时能进琅琊公子榜的前十名!”景睿知道蔺晨和豫津只是想转移话题,来化解这场尴尬,也就顺水推舟,插科打诨把话题向轻松的地方引。至于景琰将如何看待与南楚的关系,让蔺晨和他解释去吧。自己这尴尬的身份,说什么都不好。
“豫津是我琅琊常客,花了这许多银子,自然要问大问题好找点平衡。”蔺晨抿嘴一笑,“景睿向来平和,鲜少照顾我家生意。”
“谁说的!你一次坑了他三千两银子!”豫津听蔺晨说淡话,急得跳起脚。
景睿略窘迫,“那个答案值那三千两,琅琊阁并未欺我。”
“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蔺晨摇着扇子走近景睿,合起的扇股敲在景睿肩头“为云美人,值得。”一字一句。
“若不是有豫津,我……”
“景睿喜欢的是我!一直是我!”豫津一听人提起云美人就炸毛。“对吧!”
蔺晨并不以为意,双眼紧盯着景睿,“你想问什么?”
景睿闭上眼,像是默默坚定自己。
“难得的机会,不要像豫津一样错过了。”景琰嗓音低沉,却是真心实意为这位表弟“知道你们心中装着家国大事,自己的事也一样重要。”说罢招呼豫津和战英,“咱们去外面。”
景睿知情,冲景琰点点头。
蔺晨一副我家景琰好体贴的神情。
三人出到外面,竟是一场细雨过了,整座山湿漉漉的草木愈发显出生机。
豫津无心看风景,只有些后悔,自己唐突莽撞问那个问题,又惦记景睿,不顾萧景琰在一旁,烦躁的直打转。
片刻,景睿便出来了。豫津即时粘上来。景睿也不撵他。向列战英说:“到列大哥了。”
列战英看一眼萧景琰。景琰冲他点点头,他便自己进去了。

蔺晨在机关面前等着自己。
列战英并不上前。蔺晨见他不来便走下去,停在离他两步之遥处。
“战英要问的,不是盒子里的问题。”
列战英点点头,略犹豫片刻,逼近一步。

“蔺先生到底待我陛下如何?”

“蔺晨此生非为萧景琰生,却要为萧景琰死。”

评论 ( 13 )
热度 ( 33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