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鸽子的春天 蔺靖1

蔺靖 不负责任的脑洞
1
蔺晨是一只鸽子精,这是一门祖传的手艺,从蔺晨不知道哪一辈祖宗那里流传下来的。
妖精界里有点乱,蔺晨的父亲蔺老阁主是只灰狐狸,他那没见过面的母亲不知道是什么物种,能把他生成一只鸽子。不过,想来母亲一定也不是庸脂俗粉,因为蔺老阁主好歹是掌管妖精下界通道的掌门人。
掌门说起来挺神秘,其实就是掌的一个界门,在琅琊,蔺阁主家世代管理,兼收过路费。所以,蔺晨的生活水平一直挺高,顿顿营养过剩,体重也直逼超重的上限。
其实,蔺晨也瘦过,隔壁绿孔雀和黄牛生的那只病病殃殃的红狐狸曾经和他讨论过,结论是蔺老阁主作为一只狐狸一定是打算把蔺晨喂肥了再吃。
后来,蔺老阁主终于找到儿子消瘦原因,于是隔壁红狐狸被他黄牛爹吊打了一天,绿孔雀在一旁干抹泪也不敢管,这孩子随谁啊!
蔺晨一直有个想法没敢告诉姓梅的那只红狐狸,也许他俩是被抱错了,他和自家那只灰狐狸一样的一肚子坏水。再后来蔺晨看了看红狐狸家绿色纯天然的早午晚饭,觉得这个想法还是烂在肚子里比较好,他可不想变得像红狐狸一样病病殃殃的。
作为一只鸽子,肥硕的体型是不利于他在妖精界树立威信的。所以,蔺晨要苦练。后来,灰狐狸发现儿子居然天资聪颖,一身赘肉并不妨碍他建立威信,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了。

胖鸽子征服了一只狮子精。

蔺晨正从树枝上往下坠落,不,是适应翅膀撑不住体重的半自由落体着陆。正掉在一只小奶狗面前,吓了他一跳。
“你是何……妖?”小奶狗认了半天,没认出来他是什么物种。
本来蔺晨的毛都是炸开的,更像一个球,看对面那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都不想搭理他。谁知他还试图申爪子来拨弄自己。
“我,你都不认识?还敢在妖精界混?”蔺晨虽然个头小,但得益于一身厚肉,声音中气十足,和一般傻鸽子咕噜咕噜的声音完全不一个档次。
吓的小奶狗收回快得手的爪子,毕恭毕敬的看着他。还是不知道他是谁。还不敢再问。
“你从哪来的?叫什么名字?要去哪?”
小奶狗听了这几个问题,对眼前这个不明物体佩服的五体投地。一张口就是哲学上终极三问“你从何来?你是谁?你要何往?”,比自己的问题强了不知多少个段位。学问上看来是比不过人家了,就老实回答吧。
“我从东边大梁来的,叫萧景琰,来找梅长苏玩。”
“哦,来找红狐狸的,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表哥,我们俩是最要好的朋友。”
“哦,原来是小苏的朋友。他这几天见不了人。”偷蛇蛋又被吊打了……看在分我一半的份上,给他留点面子不揭底了。
听见这话,小奶狗立刻蔫了。
蔺晨觉得他可怜,“你大老远来了也不容易,要不,我屈尊带你见识见识。”
就说小奶狗没见过世面呢,立刻就摇头摆尾的高兴起来。
“来低头。”
小奶狗特别听话。蔺晨扑棱着飞到他头上。小奶狗抬头抬的特别费力,蔺晨只好退而求其次,站在他背上指挥。琅琊一日游下来,萧景琰对鸽子精佩服的五体投地,人家真有学问。琅琊山里什么都认识,什么都知道,不愧是下任掌门。
晚上老灰狐狸回家,看到窝里蜷着只狮子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路上捡的小奶狗,玩一天就送回去。”
蔺老阁主心酸,怎么教的儿子吆,猫狗都不分!

评论 ( 11 )
热度 ( 48 )
  1. 玫姿绰态叶姿凉🌸 转载了此文字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