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陆壹

[蔺靖]续魂丹²陆壹

萧景琰和蔺晨一夜未归,第二日清晨才回驿站。
昨天的事,他们没提,别人也没问。只见他们三个人都心事重重。
别人还好说,列战英心里最搁不住事,得空就把遇见秦般弱的事和陛下说了,背着蔺晨。
萧景琰听了,没说别的,只说知道了。
清理滑族璇玑公主残党从梅长苏在时就在做,得了琅琊阁多少协助他不知道,想必不少。想不到秦般弱现在没了红袖招还能探得自己和蔺晨的事,看来还有余孽。这些都是小事。那位秦姑娘对蔺晨像是情根深种,想来蔺晨待她也不薄。呵呵。
从未见过蔺少阁主铁腕的景琰以为他素来多情,对美人下不了手。
有些事,自己也不能多管。

琅琊群山环绕,往来客商一般只在容易到达的几处景点游玩。这初春时节虽算不得游人如织,为数也可观了。
萧景琰没想到,时隔多年自己再踏上琅琊石阶心境会如此不同。
琅琊主人竟带着众人与游客一同从主路攀阶而上。言豫津伏到萧景睿耳边抱怨,“咱们这么老远来了,阁里也不说出来迎接迎接。还是和平人一样要走这条路。我就不信他这没有直通上去的密道。”
萧景睿还在负气,本不欲搭理他。结果豫津又接着说到,“当年你问云缥蓼的姻缘,也是从这里上去的吧?”
景睿听他又提起旧事,更加懒怠理他,紧几步上前,把他甩在后面。
豫津讪笑几声,抬腿要赶,撞在列战英背后。
“言大公子,你再这么作,我可帮不了你了。”
“没事,没事,我俩好了。昨日多谢列大哥相助,我有分寸。”说罢追景睿去了。
列战英摇摇头,越发看不明白了,这就是情人间的情趣么?再看看一本正经的自家陛下和嬉皮笑脸没一刻安稳的琅琊阁主,真是看不懂啊!还是我站在陛下身边比较配!
豫津如同听见了列战英的腹诽,回眼看他跟在萧景琰身旁,两人一样板着脸,活脱一对门神。再看蔺晨正眉飞色舞,扇子也随之翻飞,一个恍惚,扇子将两人的脸一晃挡住,在看梁帝面似飞红表情生动了许多。
人人都有命里的那个天魔星,那个人能克制你,百炼钢也需化成绕指柔,可是说的没错。

萧景琰看着人群中远去的萧景睿和紧随其后的言豫津,摇摇头,这两人看来从昨天就开始闹别扭。
这条路,自己走过,那时没有这么许多的客人,甚至算得上萧条。北方战事方歇正是民生凋敝的时节,商人也都蛰伏。那时的自己一心想要知道赤焰一案的真相和那个撩完就跑的胆小鬼的下落,根本不曾认真看过这琅琊是个什么地方。
蔺晨边走边给自己讲述本地的风土人情、轶事典故以及淹没在记忆中的往事。
萧景琰感觉大千世界无有一处比此处更美,无有一处比此处更好——爱人右手手心里。

琅琊阁经营的馆驿比当年扩出三倍左右地方,仍是人满为患。瓮婆婆的琅琊土特产店依然挂着那块俗气的牌子硬是和琅琊阁强调的道风仙骨激烈对抗这,用自己的存在不断提醒来客,这里名气无论多大,信息无论多准,只不过是个贩卖情报的商家。别有神仙下凡的错觉。
要修仙出门左转修炼,要求佛出门右转拜佛。
此处只谈生意,买卖以外概不负责。

馆驿的侍者见到蔺晨并未格外行礼,只待他如寻常客官。言豫津本以为可以看看阁主的派头,失望的表情并不假掩饰。不过好在他没有像列战英一样莽撞的去问萧景琰。
萧景琰看左近无人,只叫他别作声。
琅琊阁主在琅琊阁外是一个谜。
琅琊阁主、蔺晨、眼前这个长发飘摇举止轻佻的清俊男子在世人眼中并非合而为一。就如世人从不知前任蔺阁主的音容笑貌、身形喜恶、身处何处。
其实,蔺晨这人除了是梅长苏带进京的江湖名医之外还有什么其他身份,只有为数不多的知情人。

蔺晨引着几人穿过人满为患的馆驿,沿花园小径几番环绕,突就有条青石板路出现在眼前。言豫津和萧景睿早就忘了怄气,乖乖的跟着,怕被扔下找不到进山路径。

又复转过几个弯,蔺晨笑了笑,“还要委屈几位了。”
路旁闪出四个白衣侍者捧着蒙头用黑布袋。
豫津和景睿干着急,见萧景琰不说话,他们也不好好说什么。
“蔺晨,你休得无礼!”列战英闷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要做什么。
萧景琰倒是想得开,“你在这里也算是一方之主,没有禁军给你看家护院,防备些是好的。”说完看看其他三人,特别是列战英。他们也只好遵从。
“委屈诸位了,蔺晨定当补偿。”蔺晨说罢,拿起一只头套展开,“小仆可为诸位引路。”
说罢白衣侍者拿起头套,帮他们三人带上后,扶着慢慢前行。
蔺晨见他们都已戴好,拿着头套向景琰头上举。景琰也不躲闪,把眼睛闭上等他套。没等到头套,却被响亮的亲了一口在颊上。
景琰一惊,想要发作,又碍着众人面子,只好压低声音斥责,“你干什么?”
蔺晨笑的如枝头盛开的桃花,“我怎么舍得蒙你的眼,还要你一起看我琅琊美景呢!”
景琰心里一暖,又小声正色道:“叫他们听到什么意思!”
蔺晨搂过景琰的劲腰“听不见,这头套是特制隔声的,放心好了。”又笑了笑,“再说他们已经走远了。”
景琰还是有些扭捏,奋力挣脱出来。“叫人看见不好。”却又牵起蔺晨的手,看看他。
这回换到蔺晨脸上飞红,“这样更好。景琰要这样便这样。”
走了没几步,蔺晨想起来,把景琰拉到身边说:“前面要过山洞,暗,你要看不清就抱紧我。咱们慢慢走。”
景琰把手指插进蔺晨的指缝,十指交缠,严丝合缝。
蔺晨不复山下那样多话,一言不发,直带景琰穿林渡水行了数里远近,过了一处山洞,中间有水帘穿过,水幕如珠如屏煞是好看。两人驻足观赏了一会,水幕时大时小却不曾断。
蔺晨笑笑“看样子,今年会是个好年景。”
景琰虽然不懂他为什么这样说,跟着点点头“那最好。”
“不过,对我来说,你在我身边,就是我的好年景。”蔺晨握着的手更紧了些。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评论
热度 ( 38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