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陆拾

[蔺靖]续魂丹²陆拾

难道传言是真的?
梅长苏,小殊哥哥并没有死?

笛声清越,不懂音律的列战英都听住了,忘记拍门。
萧景睿反而不顾礼数,推门就冲进屋里。
“苏兄!”

笛声戛然而止。
只剩萧景睿呆呆的看着形容消瘦的宫羽姑娘,半倚在榻上握着笛子。

“景睿!你怎么来了?”坐在茶案前的豫津寻着声音回头起身,慌忙间碰倒茶杯,也顾不得茶水溅湿了衣服,冲到景睿身前。

“原来是宫羽姑娘,在下闻这笛声以为是…故人。请恕景睿失礼!”景睿躬身施礼。
宫羽遥遥的向他欠身,“小女子病体不得起身,请萧公子见谅。”宫羽嗽了几声,接着说道“公子远道而来,宫羽没有待客的珍馐,一杯清茶可润润喉咙。”
萧景睿无意久留,“多谢姑娘赐茶,只是景睿寻人至此,不便久留,就不打扰姑娘休养了,告辞!”说罢一拱手便转身要走。
“景睿!”豫津急忙去捉他的手,确被他躲开径自出门去了。萧景睿自始至终未与豫津对上眼神。
言豫津知道自己这次的祸闯大了。
“宫羽姑娘,我……”
“快去吧!”宫羽看惯风月有何不通透。
“他并非是对姑娘心存芥蒂,是我……”
“放心,我清楚萧公子的为人。我做过的事,即使他视我为仇人也在情理中。他能如常,宫羽深感不配如此宽广的心胸。倒是言公子快去把来此的事情解释解释才好。”宫羽气弱面无血色,只在双颊泛起一片红云。
“多谢姑娘宽宏,若有机会我定再来看望。”豫津恭谨的躬身施礼,走至门口,又回过身向宫羽道:“故人已登仙台,我辈自苦无益。姑娘保重!”
宫羽淡淡一笑。
个中苦涩豫津不忍再看。

街上熙熙攘攘,言豫津跳着脚从人群里寻觅景睿的踪迹。万般不得见。
豫津有一瞬想起十二岁那年瞒着家里偷跑跟着林殊哥哥他们去看上元花灯。被人群冲散了,找不到认识的人,也不知道回家的路,明明周围全是人,自己却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了。自己明明努力笑着取悦所有人,大家却像看不到一般向着各自的方向走去。
豫津推开人群,站到一家店铺的台阶上左右张望。人群里一个高高的身影注意到他,向他挥手。
“列大哥!”豫津高兴地喊道。我也找到方向了。

列战英把拽在手里的胳膊交到言豫津手里。“我向这边找,你们向那边找去。”说罢抬脚就混入人群。

“你不是说过永远都不会放开我的手,让我一个人。”言豫津凑到萧景睿跟前说,“你要食言吗?”
“谁说过这么肉麻的话!”萧景睿后退一步,依然不肯转身看他。
“你在我十二岁那年上元夜说的。”言豫津跟上一步。
“那是你走丢了,吓得听差了。”萧景睿用力抽回自己胳膊,迈步向前走去。
“不管听没听差,你是甩不掉我的。”言豫津在后面屁颠屁颠的跟着。好不容易找到的方向可不能再跟丢了。

列战英离开二人,漫无目的的向前走。他既不需要寻找什么,又不好太早回馆驿。宋庄街市虽然热闹,他一个武人对这些没什么兴趣,更加上对陛下一些说不清理不明的遐思让他觉得格外闷混。突然,他在人群里看到一个略有些眼熟的面孔。等想起那是谁,脑中警铃大作。

秦般弱!她居然还活着!

“先生,般弱就这般不入您的眼么?”
列战英眼见得秦般弱缠着一个长相颇似蔺晨的长者进了一家茶肆,忍不住跟了上去。不想听到秦般弱的声音娇媚如花,如蛊如惑缠绵的绕在那人身上。若不是知道这是个蛇蝎美人恐怕难逃她的勾魂术。
“姑娘花柳之质秉雷之性,鄙人怕是消受不起。更何况,聪慧如姑娘,底里的原因也不必言明了吧?”那人似乎端足了坐怀不乱柳下惠的架子。
“原来蔺阁主不喜欢迂回缠绵。般弱记下了。”秦般弱瞬间收敛了荡漾的眼波和甜腻的声音,摆出誉王身边谋士的姿态。“蔺阁主若容般弱随侍左右,般弱定当肝脑涂地全力效忠。”

蔺阁主?这难道是蔺晨的父亲?失踪,不是,出走的那个?

“想从我琅琊阁得到些什么的人络绎不绝,想必秦姑娘懂得规矩。”那人只顾饮茶,并没正眼看秦般弱。列战英从旁边只顾着张望,是与蔺晨八分相似,较之少一分骄纵媚态,多一分沉稳庄重。没想到自己意外寻到这样一位大人物。

“小女子本想把自己献给阁主,可惜。那不若用条消息来换如何?”秦般弱难得笑得如此生动。不知内心如何狰狞。

“什么消息?”蔺阁主未露出半点兴趣。

“关于您的儿子,蔺晨少阁主。”秦般弱很高兴,她终于引起了对方的注意。蔺阁主终于抬眼看她。但立刻她便有一种被毒蛇注视的寒意,她感觉自己是一只即将被捕食的猎物,被捕食者牢牢控制动弹不得。

“你想说什么?”捕食者问。
“你要我在这闹市间把蔺少阁主的秘事说出来么?”猎物仍在负隅顽抗。

蔺阁主一笑,秦般弱觉得自己仿佛对面坐的就是蔺晨,那邪性的笑容父子简直一模一样。
“你可以大声说出来。没关系。”蔺阁主敲敲桌子,示意小二添水。

秦般弱似乎想通了什么,又似乎没明白。伸出如葱白一般细嫩的手指覆在蔺阁主手上,“我怕是中了他的蛊,不然怎么会明知道他的情人是萧景琰,还如此迷恋他的皮囊。”
蔺阁主没有抽回手,小二已经将秦般弱的手扭到背后。
“小儿当年没有杀你,是为斩草除根。”说罢拿起小二呈上来的香巾擦了擦手背,“承蒙错爱。”又吩咐道,“查查是哪里走了风。该怎么办你们清楚。”
这活生生一个蛇蝎美人就消失在沈庄门庭若市的店面里。
店中波澜不惊全然如同未见这幕一般。

蔺阁主走至列战英桌前微微颔首。

列战英心惊肉跳,只以为琅琊阁是个支援地方发展的良心商户,没想到是个黑社会性质的社团组织。我家陛下到底看上他什么了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
然而蔺靖并没有正面出场,下一篇就上琅琊,一定,真的!
这一篇有加量,还不快表扬我(˶‾᷄ ⁻̫ ‾᷅˵)

评论 ( 22 )
热度 ( 25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