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伍柒

[蔺靖]续魂丹²伍柒

看到身旁树影里多了一个人,萧景琰心内一惊,下意识的护住蔺晨,探探他的鼻息,确乎只是睡沉了。
来人上前,月光如水,容颜看得分明。
萧景琰松了一口气,又提起一口气。
是蔺老阁主。
萧景琰意欲挪开蔺晨,起身施礼。蔺老阁主摆摆手,免了。自己宝贝儿子还枕在他腿上,还是不要讲这些虚礼。
“他没事,一时半刻就醒了,不用担心。”蔺阁主上来探了探蔺晨的脉,微微一笑。
“臭小子给你讲故事呢?”
想必是听到了蔺晨调侃他携初次见面的母亲私奔,景琰心想。
“他娘是这样告诉他的,别人也添油加醋的学过舌。”蔺老阁主负手望月,“那一日的月比今时更大些。我父亲曾为我向沈府提亲。我有些好奇这家女儿是怎样的人物,想趁夜悄悄看一看。不想落脚的树枝不稳,正坠在她面前。她也不惊不喊,对我说她从前世便在寻我,要与我结为夫妇。”
蔺阁主笑了笑,似是沉浸往事。“我不肯。她便抽出袖刀威胁要自刎。我说等我回去准备聘礼提亲,她也不肯等,非要即时跟我回去。我怕她真叫嚷起来,只得带她走了。”蔺老阁主顿了顿,接着说。
“待到了琅琊阁,她又懊悔。说只因不想嫁到这里才与我私奔,不想我就是琅琊阁的少主人。早知如此,何必费事。其实,若不如此,我们也未必会结成夫妻。”
蔺老阁主转身向着景琰说:“姻缘的事,有天注定的,也要有人为。若只待天,未必得如心愿。若非要强,未见的可如人意。这二番,我看你对晨儿是诚心。以你与他二人的身份,今后挫折是少不了的,只别忘了今时今日待对方的心意便好。”
说罢便走。
景琰要起身相送,见他又停下,回头笑了笑,径自去了。

膝上闷笑一声,“他是被我娘用飞石打下来的。”
“你醒了!”
“他在你酒壶里下药,竟以为我尝不出来。”
“你爹给你下药?”
蔺晨觉得景琰第一反应的角度很好,他倒是最想知道这药是怎么放进去的。于是翻身面向景琰,搂住他的腰。
“是什么药?要不要找解药?”景琰心中很是着急,伸手想扶起他。
蔺晨赖着不肯撒手,“不得了,不得了,要景琰亲一亲才能解!”
一个吻落在发心,还有低沉而安心的声音“别闹了!”
蔺晨后悔,早知道说是中了情丝绕就好了。
“没什么,就是一般的麻药。估计老头逗你这么久,绷不住了,想找你和解。”蔺晨不再装晕,一骨碌坐起来。“药倒你,药倒我都无所谓,都睡过去也不碍事。药性温和,一叫便醒了。”
“老阁主是怕我待你不是真心。”萧景琰若有所思。
“他怕我给你讲他和我娘当年的糗事呢!”蔺晨整整衣衫,靠在景琰肩上。

萧景琰举头望着明月,蔺晨的父母虽然将婚姻当作一场闹剧,终是两情相悦情真意切的,自己的父母……父亲暮年才记起母亲温婉,这里面有多少是情爱又有多少是为了填充空虚寂寞的内心。母亲少年便进入宫中,吃了多少冷落与折磨,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对父亲除了伦常的义务又有几分情意?
萧景琰羡慕自己的爱人。

“你娘当真非要嫁给形迹可疑、初次见面的你爹?”萧景琰开始慢慢消化刚刚听到两人讲的离奇故事,“而且,你娘有武功?”
“说起我娘,那可是个传奇人物!”蔺晨笑的花枝乱颤。“看她是个商人家的小姐,却有武功,据我爹说,功夫只低他一丢丢。若是个男子,谁输谁赢还难定呢!”
“据我爹说,当年沈家小姐众人追捧,我爷爷为逗我爸,故意把求亲的帖子递了去,等被人拒绝好臊皮他。不想,沈家居然收了贴。那时琅琊阁并无今日的声势,沈家在本地算得望族,叫人说攀附,也没趣。我爹那夜是打算取回求亲的贴呢!”
萧景琰听得有趣,问道:“那你娘是真不认识你爹,还是早就存了心思?”
蔺晨想了想,答道:“大约真不知他是琅琊少阁主。我模糊记得,我娘曾对我说,今生就只为寻我父亲。当他是歹人,打下来打算收拾他呢!没想到正是自己要寻的人。”
“天缘合该的。”景琰感慨。
“我们也是。”蔺晨握着景琰的手,十指相扣。
“那日,你是来寻你娘?”
蔺晨点点头。
“我娘走的离奇,我寻着线索找到这儿,猜着是她和我爹相遇的地方,她最放不下,或许就找着她了。逢月圆都找机会来看看。”
景琰拖起他的下巴,蔺晨顺势扫去淡淡地伤感,笑着看他。
“我娘要我遇见你。”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
我居然又日更了!还不快来鼓励我!
欢迎小天使们红心蓝手留言聊骚!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