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伍陆

[蔺靖]续魂丹²伍陆

一抵沈庄,意欲跟稍的人儿就被蔺晨巧计驱散。
蔺晨无话,引着萧景琰匆匆穿过街巷。
天已向晚,暮色侵上来。
关于沈庄,萧景琰的记忆半明半暗。第一次离开金陵,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有趣,然而,终是孩童心性,心中又揣着功课,十数载光阴将经历过的事物模糊消弭。
唯有沈宅的那所看不懂的精美花园,在记忆中固执的不肯褪色。
蔺晨领他进沈府大门时,萧景琰还有些诧异。沈庄繁华,为什么拐弯抹角带自己来这样一座荒废已久的宅子。
荒废的宅邸,自己已经不想再看。煊赫一时的祁王府和林府,自己眼见得变得荒疏破败。
及进后院,越过假山,豁然开朗,这便是二人初见之地。园内草木繁盛,不似正房荒疏破败无人修缮,自己住过的那间雪庐也收拾的十分干净。
蔺晨自进庐中取出新出炉的榛子酥,又亲自打水生火烹了一壶茶。
萧景琰插不上手,在一旁看他麻利的收拾停当。落日的余晖还未尽,他将屋内的烛火燃了起来。蔺晨在檐下廊上冲他挥手。二人如当年一般盘腿屈膝对坐在夜色中吃茶与果点。
蔺晨一直无言,萧景琰也不便问,二人就默默的坐着。
“你说现在与当年可差什么?”
蔺晨双手撑着身体后仰,两条长腿垂在廊下晃着。
萧景琰咬着半块榛子酥,听他这样一问,有点蒙,歪头想了想。斯人斯境,斯茶斯点。独缺了那如水的月色!
“缺了我欠你的那么大的月亮吧?”放下手中的榛子酥,萧景琰展开手臂比划到。
“不愧是我的景琰!”蔺晨笑得眯起眼,扑身过来亲了景琰一口。
景琰害羞的躲到一边,被蔺晨飘散的发丝拂过微红的脸庞。
蔺晨并未追逼,乖乖退回自己一侧,四肢伸展的仰卧着。“那时月色,你是赔不得我了。不过,今时,我倒是可以陪你看。就算是,我吃亏了吧!”
萧景琰低着头,摸起刚才放下的半块酥塞进嘴里,咕哝了一声。
“你说什么?”蔺晨一下挺身坐起,又复探到景琰身旁,伸手去捞他。
萧景琰左右躲闪着不肯就范,推搡间,“啊!”
“怎么了?”蔺晨着急。
“月亮!”
一轮金色的圆月已经越过树顶,在夜色中初现光华。
蔺晨收敛身姿,望着慢慢爬升的月亮,默不作声。

好一会,他才开口。
“老早就想给你讲个故事,此时此地,最是恰好。”蔺晨转身望着景琰的眼睛,“你要听么?”
萧景琰点点头。
“早些年,沈庄虽不像现在这般繁华,聚居于此的沈姓族人也颇出了几个大商贾。这所院子的旧主人是其中之一,也恰是当时长房族长。沈族长膝下无子,只有一女。就像书里说的,爱若珍宝,视之为掌上明珠。”
蔺晨端起杯想饮一口茶,却凉了,只得放下,要起身去烧水,被萧景琰按住。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随身的酒壶,递过去。
蔺晨接了,摸索了摸索带着景琰体温的酒壶,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带着醉意更好说了。
“父母爱重,小姐十五仍未聘嫁,甚至动过为其招赘夫婿的心思。左挑右选,皆不合意。你猜怎么着?那小姐在一个月夜失踪了!”
蔺晨侧脸看看景琰,他的眼睛像黑曜石一般闪着光,聚精会神的听自己讲故事。
“那一夜,与今天一样,也是十五日,满月。小姐灯下做完针线纺绩,临睡前到院子里赏月散闷。正站在池边看月影,一个影子坠在她身旁。小姐胆大并不惊慌,反而伸手去搀扶黑影。借着月光看到了最俊俏的一张脸。”蔺晨眨眨眼,看景琰。没有问题也没有什么反应,只好继续说。
“只这一眼便坏了事。她听不见来人道歉,说武艺不精失脚滑落惊扰小姐,满心只喜欢上这人。”
庐外明月将至中天,街市人声渐息。墨蓝色的天幕将一轮金月衬托的格外明亮,一丝云都没有,就这么透澄澄的发着光。
“一见倾心,小姐央男子带她走。男子真的带她离开,与她成婚。然后,就有了我。”蔺晨又喝了一大口酒。“别信老头儿是为你出走,他的媳妇儿直接是从丈人家掳走的!”
说完蔺晨扫开已空的杯盘,侧身枕着景琰的大腿卧下。
景琰以为他要撒娇,不想鼾齁声至,他竟睡着了。
想不到他的酒量如此浅。
许是这些天累了。
景琰轻轻的理好他的发梢。抬头望月,已过中天。
园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
永远赶不上点的我,在正月十六,给小可爱们拜个晚年吧!祝大家晚年幸福!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