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伍肆

[蔺靖]续魂丹²伍肆

“报仇?”景琰的确没想到蔺晨带自己回家会是这个缘由。虽然蔺老阁主戏耍了自己,但他毕竟是长辈,得不到他的认可,自己和蔺晨在一起总觉得不踏实。
景琰心里也清楚,蔺晨的父亲是不会轻易接受自己这个断送蔺家香火的人。所以,自己一定是要得到他的认可才能放心。
蔺晨早是知道父亲不过和自己玩闹,但这玩也应当全力以赴才是自家门风。倒是早知道父亲不会当真为难自己和景琰,但从多年斗争经验来看,对付老头得时刻保持警惕。这次父亲主动鸣金收兵,未见得是好事。

景琰体贴着蔺晨细微的表情,“到底出什么事了?”,左近无人,景琰的手腕就这样任他握着,也不抽回。
“老头儿又出门玩去了。”蔺晨的语气里透着落寞。“没什么。只可惜不能当面报仇了。”
景琰觉得此事并没有蔺晨说的那样简单,却也不好再问。
蔺晨口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逗着趣儿,两人又蹓跶回了客栈。

明日十五可达沈庄,路途比预计的要顺畅,所以今天不必赶路只当休整。
蔺晨回店,一头扎进厨房收拾晚饭,景琰独自进屋休息。拿起桌上的茶壶想倒杯水解渴,正巧人叩门。景琰答应着让人进来,是个头发灰白的老者,不是之前送茶水的小伙计。起初景琰没在意,却不想这人虽年老身形步伐却十分矫健,引起景琰警觉。老者添完滚水并不急着离开。萧景琰搭话也不好,不理人也不好,弄不清此人来意,心中闷混,只好倒了一茶碗滚水,抬手送到嘴边。
老者见了随即说:,“公子可知,出门在外,入口的东西不可随意。”
萧景琰闻言放下水杯,左手摸上腰间佩剑,冷冷的问道:“老先生想说什么?”
老者面上浮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公子可知蔺少阁主烦心何事?”
“你是何人?”萧景琰脑中警铃大作,这一路平安得亏人人戒备,没想到将要到琅琊地界反而混进了杂人。
“在下是琅琊老仆,看着少阁主从小长大。”老者说话时只盯着地板,并未看萧景琰一眼,“萧公子,老主人近日离家,将琅琊阁给了少阁主。以后蔺晨便是琅琊阁的主人。”
萧景琰心中这琅琊阁本就是蔺晨的,世人也早就将他做了琅琊阁正主。老人这番话倒是让景琰犯思量。他是抛了蔺晨和琅琊阁?
“老阁主为何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老人抬头看着他笑了笑,“自然是因为萧公子。”
萧景琰觉得自己的血都凉了。
无论蔺晨如何轻描淡写,他的父亲根本就不接受自己。于家于国,自己和蔺晨离经叛道的行为终将付出代价。为什么母妃那般大度,而蔺晨要代自己承受这样的惩罚。蔺晨被父亲抛弃了,因为自己的缘故!虽然蔺晨提起老阁主总用些大逆不道的话语,但景琰感觉得出来他与父亲和自己与父亲不同,他们的关系更为亲密而友好,甚至有点朋友的意味。这让景琰觉得惊奇又有些羡慕。即使老阁主给他的见面礼是一场气血攻心的急病,他也想得到老阁主的认同。
景琰沉默无语,陷入深深的自责被思虑缠住,没注意到老人离去。
蔺晨推门进来时,只见他还呆坐在桌前。
“景琰!饭好了!”
景琰被惊醒,强忍着把泪珠憋了回去。
“怎么了?”什么情绪能逃过情人的眼睛,更何况是蔺晨这个人精。
“没什么,眼里进了东西,有点痒。”
不说实话!景琰根本不会撒谎,要掩盖什么总是欲盖弥彰。蔺晨愤愤的想。又一转念,这样才可爱!不开心就随之烟消云散,反到更生出些爱意来。要听实话只需要慢慢哄就好了嘛,怕什么。

餐桌前,萧景琰闷闷的,根本听不进去言豫津喋喋不休的讲述今天与景睿去了哪里,玩了什么,遇见了什么景致云云。
谈性来了豫津只顾手舞足蹈,可怜旁边景睿冲他使的飞眼围他转了几圈都进不了他的眼,几乎累成斜眼。
豫津还要继续说,却终于瞥见景睿冲他使眼色,只好收住,足足是无趣。匆匆扎住话头,不禁憋闷,随口问道“沈庄在即,不过半日功夫可达。不知陈先生明日作何打算?”
景睿忍无可忍踢了他一脚。
豫津被踢的生疼却也面不改色,笑容可鞠的盯着蔺晨要答案。
蔺晨掏出扇子摇了摇,笑道“沈庄虽不比金陵城繁华,却也是个热闹的所在。酒肆茶坊乃至歌舞妓馆也皆有精品。言公子,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见的,需要我安排?”边说边拿眼看景睿。景睿木讷没什么反应。豫津玲珑心肝,本是要做弄蔺晨,一心要搅他与景琰的好事,却是有把柄在他手上,自己竟忘了。
“异地而处,自然都是新鲜别致,哪有什么特别的,样样都特别才是。”豫津赶紧的收敛,“我们初到贵宝地,自然客从主便,一切听从陈先生安排。陈先生办事一向是最妥当的!”
景睿听了,笑道“豫津居然这样有礼起来!”
景琰发了半天呆只听到这后半截,想自己半天无言不礼貌,只得也接到“豫津在我们面前一向礼貌周全。”
景睿红了脸。
豫津和蔺晨各怀鬼胎,拽起自家呆瓜匆匆各自回房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评论 ( 5 )
热度 ( 39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