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卌玖

[蔺靖]续魂丹²卌玖

萧景睿看着对面二人,终于知道昨夜豫津为何可以那样肯定蔺先生不会薄情而去。蔺晨的眼神像是黏在萧景琰身上一般,片刻不离,景琰若是回他一眼,那脸上的笑意便绽开了整个春天。而君上似乎是没有表情的。不过未曾饮酒面上却带着一抹薄薄的红色。
豫津边吃果盘里的零食水果,边招呼对面两人饮茶,边被陈先生所讲峨眉见闻逗的咯咯笑,还倒出空看景睿一眼。见景睿若有所思,推他一把,笑着打趣:“发什么呆呢?我们得空也去峨眉看猴子如何?”
景睿被他晃的茶水差点撒出,忙饮了一口说:“何必去峨眉?眼前不就有一只!”一句话招的豫津拿起茶箸敲他手臂。他只笑笑,也不躲。
豫津见列将军冷着脸,不说不笑,起身奉茶与他。笑着说:“昨夜事发突然,没来得及告知列公子计划有变,害列公子白等了一宿,是豫津过失,还望列公子勿怪。”
列战英原也不是为他,接了茶说道:“言公子言重了。侍奉靳公子本来就是战英分内之事,岂敢怪罪公子。”
正说着,小道进来添茶水。
“今日的天气走不成了,列公子勿着急,坐下喝杯茶吃点点心,可好?”豫津向来反应机敏。
“我……”战英在景琰背后站习惯了,还没反应过来有何不妥。
还是靳公子发话“小列,急也没用,今天住下吧!”说着用手拍拍边上凳子示意他坐下。
战英只得坐了,还想说什么。陈先生递过一块点心,堵他的嘴。
景睿想说什么,又不好说。
豫津一个劲儿的说些有的没的的玩话。
小道换完水出去。
陈先生看了一眼靳公子,先开了腔。“小列,你护主心切也要得法。一般公子出行哪有带个护法杵在身后的?”
战英心下本就不爽快他,见他又笑话自己,更加讨厌,只是自家陛下喜欢,唯有忍耐。可惜他也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一团愤懑都在脸上。
“小列实心,没有你那些算谋,休要打趣他。”靳公子伸手拍了拍陈先生早规规矩矩拿回去的手,回头又对战英说:“你在我背后站惯了,我都没觉得不妥,幸好豫津机敏。这次咱们出来,还是不要带出京里的习惯才好,免得被有心的人看了去凭添意外。”
战英想说遵命,想了想,憋回去,说了个“是”。靳公子笑着点点头。陈先生那厢摇着扇儿来了句“孺子可教!”战英忍的脸都红了。靳公子剜了蔺晨一眼。
傍晚,雨势稍歇,漫天只是牛毛一般细撒。景琰顺着檐下走到曾观雪的位置,此时一片万物生长,绿的斑斓。蔺晨也悄悄跟过来,站在他身旁,与他看一样的景色。
“十几年前,我曾来此借宿过。好大的一场雪。”景琰回头,看着他。侧脸特别挺拔,眉眼里只有锐气,不带桃花。心下想想,这样看不出脸大,不知他瘦下来还要好看成什么样,可惜太贪嘴。
“十四年,不,现在已经是春天,十五年了。”蔺晨没有回头也没有笑,只望着空荡的山谷,“你想他吗?”
“想!”景琰回答的很干脆。
蔺晨回过头,望着景琰,“我也是。”
景琰特别想抱抱他,但是没有动。蔺晨站的靠他近一点。两人都能感到对方的热量,在稍显阴冷的雨里互相取暖。

豫津用胳膊肘撞一下景睿“你说,这就是爱情,对吧?”
景睿也同他一道站在屋檐下看着雨中的二人,拽了一下豫津的耳朵垂,“就你话多!”

列战英高声喊道“靳公子!陈先生!观里摆好饭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圣诞前夜前夜了!周五了!有没有一点兴奋!
然而,昨天加班,今天还要早去。
并不能影响心情愉快!
各位小可爱圣诞快乐!

评论 ( 5 )
热度 ( 35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