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卌叁

[蔺靖]续魂丹²卌叁

蔺晨行至宫城,天已经黑透了。守门的兵士见他着公子衣衫很是诧异,“吴太医今朝被宣进宫,没见您出宫,怎么又进来?”
蔺晨来的匆忙不曾做得机密,听说吴太医已在宫中更觉得坏事,后悔走正门,只得随口答“我从西门出去办了点事。”
兵士见他气色有些着恼,也不再问,放他进去。皇帝身边的红人谁认真得罪他去!
进了后宫,蔺晨便敛了身形,怕与早先进宫的吴太医撞穿。
可惜他想多了,吴太医并不在执夜的房间,而是被客气的软禁在太后宫中。吴太医即便不是本尊,也是相关人。
不在寝宫,自然是去了太后那里,蔺晨深知景琰不会流连后宫。

月亮渐渐上来了,恰是十六最明亮的时候,幸而景琰的后宫萧肃没甚宫娥太监往来。蔺晨的一袭白衣在夜色中甚是乍眼,若用轻功跳跃,想来和夜空中的烟花无异。
蔺晨心中着急,却又怕露了行藏,只好小心翼翼的找树荫墙角贴边走,不想在拐弯处就被人撞了个满怀。
仔细一看,不是别个,却是一身夜行衣的梁帝萧景琰。

白日里,萧景琰哽咽着醒转过来,越想越想不明白,只有一个念头越来越明晰。自己一生光明磊落,唯有在情字上有悖伦常。先前两情相悦,心中自是坚定。而今蔺晨弃了自己,景琰觉得自己像是汪洋中逐波的一片枯叶,随便一个浪花、漩涡就可将自己卷入不见天日的深渊。
要和蔺晨说清楚!
即便他不想再见,若此番不再蹬琅琊,萧景琰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大梁的江山,是责任,自己抛不开。萧景琰若不在了,皇太子未满周岁,幼年登基,须纪王叔和母亲摄政。上有宁王、淮王,下有将近成年的萧庭生,无论谁都比太子更适合。更别说支持前废太子献王那群人,一直蠢蠢欲动。且不说自己胸中的宏图伟业,此刻抛了这江山寻蔺晨去,朝廷霎时便是血雨腥风。
“母亲,我若一月不在,你可有把握让朝局不乱?”
静太后什么样的人?心较比干还多一窍,知道儿子不去找蔺晨理论清楚是不会甘心的。
“告病,你须得知会言侯、纪王叔,让他们安抚朝臣协理朝政。带豫津一起去!”言豫津是这一辈中最察言观色懂得进退的孩子,万一景琰左性知道劝慰,而且他与蔺晨交好,见面好说话。
“我带战英就足够。”
列战英武功虽好,比自己儿子还木讷,由他随着景琰,这两人同去琅琊哪里能讨得什么好处!说不定商量商量干脆放火烧了琅琊。
“我不拦你,”静太后在这件事上想的透彻,所以坚决。此去,安全是一,能不能把儿子心头情伤解开才是关键。现在儿子没一个人不管不顾的冲出宫去,说明他心中清明,做事情还知道考虑前后。“必须带上豫津!我宣他来。”
宫中的事,母后调停。朝堂上,仰仗两位前朝肱骨。萧景琰一身玄衣将要摸出宫去。

“景琰!”蔺晨小声惊呼。
被撞到的萧景琰条件反射的要躲,自己是不能露行迹的,这一声耳熟的紧,莫不是自己思恋的出现幻听了吧?

“景琰!你要干嘛去?”又一声。
萧景琰借着月光,一身素缟,肩宽壮实,确乎是蔺晨。顾不得,好想一把抱住,再也不放手。
“找你去。”出口却是淡淡的一句。
“找我?嫌我来晚了?”蔺晨的声音和手臂一同缠住萧景琰,像是刚蔓生出来的嫩藤,一扯就会断。
“你要是真心要走,就不要来安抚我!让我死了心吧!”自己去琅琊,难道就是为这样的结局?
“景琰,你说什么呢?”蔺晨知道这是父亲下的蛊“你听了什么话,说我要走?”
萧景琰回过身,紧紧的抱住蔺晨“我想明白了,你就算娶了别人,你就算不喜欢我,我也放不下你!”萧景琰的手臂越缠越紧“你不许走!”我抓不到你也就罢了,被我抓到就决不放手!

“我不走。”
景琰借着月光仔细的看着蔺晨认真的表情,用唇一丝一毫的描绘着他面庞的起落。蔺晨任由他并不温柔的亲吻,环在腰间的手紧紧扣在一起。景琰想要亲密,需要亲密,自己给得起。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评论 ( 7 )
热度 ( 34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