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卌壹

[蔺靖]续魂丹²卌壹

蔺阁主确已登临金陵,于最繁华处选了一家茶肆唤蔺晨来见。
蔺晨从吴宅易了容貌扮成走卒出门便混入人群中,回苏宅换回风雅打扮一步三摇的向茶肆而去。
父亲要是突然出现,十有八九也就逗自己玩玩,出不了什么大事。像这样提前下贴告知还是头一遭,蔺晨心里没谱。
茶肆人声鼎沸,比大街上更添热闹,蔺晨抬脚上了二楼雅座。父亲临窗坐着看着路上川流的人群。
父亲老了,瘦了,自己以前都没注意过,从小被他拎着收拾,现在一定拎不动了。蔺晨抓了抓肚子上的肉。
“得偿所愿了?”蔺阁主头都没回。
“嗯。”
“君王没从此不早朝,你倒是正务废弛。”
蔺晨有些心虚,这阵子玩的有些疯,阁里的事不那么上心。
“不如专心在后宫琢磨琢磨媚主之术,把男宠的位子坐实。”蔺阁主转过身,“你的技术是不是有问题?”
蔺晨听到父亲开始开玩笑才放下心,“老头,你技术才不行呢!”拉过凳子坐下,“我们和谐的不得了。”
“我才不关心你们房中的事。别折腾太狠,也是会出人命的。”蔺阁主端着高冷的架子,指指一旁放的黑漆匣子。“这是些新鲜玩意儿,拿着玩去吧。”
“谢谢父亲。”这真是亲爹。
“你这么厚的脸皮居然也有红的时候。”
“你拿些淫邪的东西给我,居然还笑话我脸红。”
“玩够了,别耽误正事。”

蔺晨抱着匣子在街上走的特别心虚,感觉人人都能看透匣子里物件,想想里面可能有的东西更是脸红心跳腿紧张。就说这些流行话本不能多看,花样太多,哎,太刺激了。
回到苏宅也不和人打招呼,冲回屋里关紧门窗,坐在桌前定了定心神才去开匣子。

这叫一个新奇啊!
会翻跟头的小猴,啄米鸡,泥糊会叫的老虎,自行的端茶小人,精雕的弹弓、陀螺、空竹。下边还有一张纸,上书“赠与飞流。”

蔺晨的手有点抖。
飞流冲进来一把抢走了他手里的泥老虎,然后低头看了看,把匣子也抱走了。
蔺晨还呆呆的举着手没动。
蔺阁主抄手倚着门框,身后是一帮子江左盟常驻苏宅的干事。
“连飞流的玩具都抢,真是越长越长回去了!”
身后一堆哄笑。

蔺晨觉得如同置身琅琊阁,人间丛林,到处都是陷阱,人人都在挖坑等你跳!还是景琰小乖乖好,实心肠没这些鬼点子,就他最疼我!


所以今天蔺晨早早就进了宫。当景琰压在他身上问到蔺阁主时,蔺晨恨恨地答道“一个没正经的老头子!”

景琰搂着他顺毛,一提到蔺阁主他就有点炸。“今天到底怎么了?”
“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蔺晨委屈的说“包括飞流!”
本来这段时间吏治的事让景琰很疲惫,可蔺晨诉委屈怎么能不听。
“飞流不是在御花园和蒙大哥玩么?”
蔺阁主已经来金陵的事,不能让景琰知道。
“他下午回苏宅了。还有江左盟那群不开窍的饭桶,也一起打趣我。”
“你这么聪明,他们还能整到你?”就江左盟那几个人,脑子转的慢着呢!飞流也只有身手快。
“有高人指点。”
“蔺阁主是不是要来金陵了?”
“唉,景琰,他要是突然来找你,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景琰有点紧张,竟生出丑媳妇见公婆的畏惧,不知道蔺晨见母妃时是不是也这样。
“蔺阁主他……”严厉吗?会恼怒我勾走了他唯一的儿子吗?会把蔺晨带走吗?
蔺晨看出自己说的话对景琰造成了压力,向他怀里钻了钻,闷声说道“他要是想拆散咱们早下手了,别担心。”但是,老头子到底会对景琰怎么样,自己也着实拿不准。
倒是景琰先想开,摸摸他的头,说了句魔咒,“别委屈了,吃饭!”

通常父母都会爱着护着自己的孩子。然而,自己的父亲并不是这样,他杀死了自己的长子,挑起儿子们的争斗,他最爱的是自己手中的权力。自己坐在这个位子上不会在某一天,也变得和他一样吧?

蔺晨在吃东西的时候都不忘自己,这就是爱吧?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评论 ( 4 )
热度 ( 33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