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卌

[蔺靖]续魂丹²卌

北方战事平定,大俞王师回朝与大梁定下互不相扰的国书。各方的战事皆息了,萧景琰初登大宝的危机基本算是解除了,终于可以腾出手来整顿吏治调理民生。萧景琰即位时有不少朝臣怀着观望的态度,待鞭子真的抽到自己背上才后悔没有及早收手,不想这位出身马上的王爷对官场弊端针砭的如此到位。

“景琰这招瓮中捉鳖可是大有成效,国库丰盈了不少吧?”传说中的吴太医跪坐梁帝背后一边按揉着新帝的肩颈一边问。
“户部还没把具体数字呈上来。”萧景琰合目享受着手指恰到好处的力度,突然心中一动,“你是不是有数了。”
恭顺有礼的“吴太医”突然换了一副表情。
“皇上想知道,可不能白得!”
话还没说完,手就被捉住拉到怀里,他也就顺势挨到背上,下巴压在皇帝肩窝。
萧景琰扭头问他“你想要什么?”
“景琰国库充盈,私库空虚。我不能趁人之危。”琅琊阁少阁主一脸正气,“肉偿吧,我吃点亏。”
“先生请自重!”话还没说完,已经被身后的人亲了一下,霎时脸就红了。“天还亮着呢!”这句话说的没什么底气。
“我自己送上门来景琰不要,偏要和琅琊阁做生意。那就怪不得我了。”
“是不是我问你所有问题都要报酬?”
“关于我的事随便问,没有费用,这是家事。”说完又亲了一下。
家,对于萧景琰而言,家的意义不同于寻常。萧景琰揉捻着手里修长的玉指,祁王案后他便没有家了。他兄弟姊妹众多,亲厚的却不多。父亲在位时多年厌弃他,这偌大宫城与其说是家,更像是修罗场,若不是为了母亲自己一步也不愿踏进。而今自己与父兄殊死争斗才得到得到现在的皇位,只要自己在这位子上坐一日仍将是血雨腥风。家,只存在身后人的心里罢。
“你这一日在外面干嘛了?”景琰一个骨节一个骨节的揉搓着蔺晨的手指,心不在焉的问。
蔺晨不知道刚才那句话惹的他分神,见他问的如此不走心,故意要闹闹他。
“今日天气和暖,带着飞流去城外踏青去了。”
“嗯,飞流还是那样好动。”景琰还没从沉思中回转只是随口说着“蒙挚今天还和我抱怨,说飞流又到御花园摘桃花。”
说完顿了一下,捏了一下手中指节“今天他都在御花园闹蒙大哥,你怎么说谎也不圆。”
蔺晨桃花眼一弯,气声带出嗔怒的一句“因为景琰心不在焉。”
这话正中了景琰的弊病,自是心生愧意。本来近日整顿吏治政事繁忙,又被蔺晨勾起父兄往事的记忆,胸中着实不痛快。
蔺晨多少猜着些,知道趣着他痛处,不好意思回脖。便嬉笑着向后仰,顺势把景琰也带的歪倒“骗你,是我不对。景琰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萧景琰虽然有些呆气并不傻,知道蔺晨给自己搬好了梯子好下台,也就顺着话头向下走“你说实话,我就原谅你。”说罢翻身半压在蔺晨身上,自己的确想知道他今天做了什么。
蔺晨笑嘻嘻的由他压着,故弄玄虚“哎,说起来,今天的事还真告诉不得你。”
“又同豫津去追欢卖笑了?”景琰装出一幅恼怒的样子,故意问。
蔺晨摇头,把手搭在景琰细腰上揉“哪有那样的好事!”
“不说实话,我可就生气啦!”景琰擒住他的手固在头顶。
“你让我起来,咱俩好好说话。”蔺晨被他扰的气息不稳。
“原来蔺阁主不喜欢被人压制。”
“哎,哎,景琰你可别乱说!”蔺晨听见急了,“我家老头不经念叨,别把他招来!”
景琰噗呲笑了“怪不得别人直叫你少阁主。”松开手放他起来,他却不动。
“真生气了?”景琰看他皱眉,有点心虚。
“要是老头不同意咱们的事怎么办?”蔺晨愁眉不展。
景琰真有些失落,他可是霸占了琅琊阁唯一的继承人。自己有一个儿子了,蔺晨可是未曾婚配。子嗣的问题无论在皇室还是在民间都是件可大可小的麻烦事。
“能求蔺阁主责罚我么?”责罚可以了事么?
“他敢!罚我也就罢了,我怎么能让他动我的人!”
景琰听了这霸道话本应生气反驳,谁是谁的人,却不想心里格外受用。自己一生戎马,肃杀之气难消,现在竟然有人霸道的维护自己。
“不过,老头要是真心想拆散咱们,估计咱们再怎么折腾也白搭了。”刚霸道完立刻就跟上泄气话。
景琰刚要安慰他,蔺晨又接着说。“他要下手,十八年前就下手了。现在已经晚了。”

嗯,今天蔺阁主来看儿子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评论 ( 4 )
热度 ( 38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