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卅柒

[蔺靖]续魂丹²卅柒

“景琰,”蔺晨一轱辘爬起来“你这么纵容我,把我惯坏了怎么办!”
“这么大的人了还会被惯坏么?”景琰剥了一个鸽子蛋,塞到蔺晨嘴里。
蔺晨边吃边咕哝着说“会啊!会啊!”咕嘟咽下去“谁都会被惯坏的!”然后又可怜巴巴的看着景琰“然后你就不要我了!”
“你说的有道理!”景琰又剥了一个塞进去。
“你又不要我了!”蔺晨好像很受伤,继续咕哝着说。
还不是你招我说,这会儿又不开心,景琰心想。伸手拿起第三个鸽子蛋,想了想又放下了。“你还吃么?我记得母妃说不能吃太多。”景琰还没习惯改口,放松的时候还是随口称呼母亲为母妃,而不是母后。
蔺晨点点头表示赞同“不吃了,要有节制。而且有点噎。”
景琰给他盛了一碗汤送到嘴边,蔺晨就着碗沿慢慢地喝着着。
景琰笑眯眯地看他喝完“你这来者不拒的样子,像是并不怕被惯坏啊!”
“景琰给的,我都要。”蔺晨擦擦嘴角“哪怕是刀片、毒药,你要我吃我就吃。”说完就巴巴的看着景琰。
景琰一时分不清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开玩笑。“我怎么会要你吃哪些!”
蔺晨痴痴的笑了两声,“就是,景琰最喜欢我了。我随口胡诌呢!”说完拉起景琰“吃好了,我们起来消消食。”
景琰倒是有十分把握他不是开玩笑了,但为什么蔺晨这样笃定自己会伤害他。
两人拉着手在寝宫里慢慢踱步,蔺晨一向爱说话,谈讲起来眉飞色舞。景琰听的也入神,似乎看到他勾勒的壮丽河山与繁华的街市。两人在空荡荡的黑洞洞的寝宫里游荡却像是已经共赴万里之遥。
说到动情处,蔺晨看得到景琰眼中的星光,他爱这片山河、爱这土地上生活着的人,为了他们能够安宁的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他宁愿献出自己所有的智慧和体力,甚至不惜被困在这座宫城。大多数人在龙椅上只看到权力,这股蛊惑人心的力量吸引着无数人卷进它的漩涡不能自拔。萧景琰很清醒,或许是因他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得到权力。所以,他也会很痛苦,因为他不但会得到权力也会得到与权力相附相依的附属品。
很快,蔺晨便无暇多想。
景琰从书案上拿起梅长苏的红漆匣子。
蔺晨口口声声劝心中的小人不要拿刀戳自己的心脏,梅长苏已经故去,而且景琰爱的是自己,却依然改变不了心被戳的千疮百孔鲜血四溢的事实。
“帮我把它送回去,让小殊带在身边吧!这是他的东西。”景琰用尽量平稳的语调说“应该随他一起去。这样他才安心。”
蔺晨闷声答应。
他劝自己,不要和梅长苏争,他们拥有的不一样,但心并不听话,还是在渗血。
“当年小殊和我开玩笑,要鸡蛋那么大的珍珠,我说不可能那么大的,他就要鸽子蛋大小的。说是要当弹珠玩。”萧景琰攥着匣子苦笑,像是沉进回忆里“他知道我和母妃在宫中不得宠,不比其他皇子有势力财力雄厚的外戚。以前从来没有向我要过贵重的东西,除了这次。也许他是预感到了什么。我在东海时,一有空闲就四处寻访。这珠子不但贵重而且难得,费尽辛苦才得到这颗。”景琰记起什么,浮起一丝笑意继续说“你是知道的,我在月下曾与小鲛人说过。”
“后来直到赤焰案发,小殊没有了,我都还没有找到这颗珠子。”景琰说到那桩惨案,眼泪堪堪溢出眼眶,将落未落。
蔺晨憋不住,伸手揩去他的眼泪“我知道你和他是有情谊的。我替你找到了,还不行么?”
景琰水濛濛的一双眼诧异的盯着蔺晨“这是我拿半年俸禄换的。”
“我从东瀛寻了来,不是托人给你送到西南去,没送到?”蔺晨有点蒙。
景琰走到卧榻边敲开一处暗格,从中取出一个摩挲的油亮的素色木盒递给蔺晨。
蔺晨握在手里犹豫了一会还是按开了锁扣,可不正是自己从东瀛历经磨难带回的那颗闪蓝光浑圆的珠子。
“这……?”
“鲛人赠予的珠子怎么能送人。”景琰微笑着吻了蔺晨的眼睛“万一真是眼泪化的,我这情分可就欠大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评论 ( 6 )
热度 ( 45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