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卅伍

[蔺靖]续魂丹²卅伍

萧景琰这般轻易的把心中的旧事说出来,多多少少有点后悔,可是如果喜欢上一只遨游天际的飞鸟如何能拴住他的心呢?自己栽的很彻底,只会一种爱人的方式,把有的一切都给你,不留余地。
听了萧景琰的告白,蔺晨一直沉默着。多年以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暗恋着萧景琰,总在猜度景琰所想,其实总给自己留出安全空间,可以远远的、高高在上的观察对方。蔺晨不知道是漫长的时间发酵了萧景琰对自己的爱情,还是它本身就如此醇烈。景琰的一颗真心就坦诚的摆在自己面前,耀眼的让蔺晨无法掩饰,再也无法用轻薄的调笑来掩饰自己微微拉开的距离。这几句话如同窄巷内的短兵相接,萧景琰刀刀到肉,直插在蔺晨心头。
“萧景琰,我爱你!”蔺晨闷声说。
景琰吻吻他的额头“我知道!”你要是不逃跑就更好了。

“天亮禁军换岗之前,我得走。不然你要是再休沐一天,流言蜚语该漫天飞舞了。”蔺晨的手指轻轻划过景琰的臂膀。没有相见的时候不觉得,自己贪恋与景琰肌肤相亲到了不可抑制的地步,手指像是粘住一般片刻也不想与景琰分离。
“你睡吧,我替你看着,误不了。”景琰任由他吃尽豆腐也不制止,只有被摸到痒肉时盒盒笑着扭身躲闪。
“景琰,你这样宠着我,早晚会把我惯坏的。”蔺晨的五指插进景琰的指缝,十根修长玉指纠缠在一起。
“惯坏了我也喜欢!”
蔺晨真没想过还能听到这样的话,“这样的话,你心中想想就罢了,不应该告诉我。”
“为什么?”萧景琰一脸无辜。
“因为我会得寸进尺,得陇望蜀。不要考验人性,不要试探欲望。”蔺晨的眼神黯淡。
“你这十年间都等得,惯坏你也不为过。”景琰拉起相扣的十指轻轻地吻了上去。
“食髓知味,既然景琰开了窍,我如何忍得?”蔺晨靠过去鼻尖将将要贴上景琰的鼻尖。
噗,萧景琰笑出声。“快睡吧!不然天都亮了。”
“你睡吧,趁早朝前补点觉。我还是回去了。”蔺晨忽地起身,抽走了手指。
景琰怅然,呆滞着一动不动。
蔺晨回身笑着说“明夜还来。我寄宿苏宅,有事送信去那里。”
景琰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声音,蔺晨不放心又伏过去听,却是“早回”两个字,于是笑着蹭蹭景琰的唇瓣起身而去。

原本梅长苏打算离京后就把苏宅出手,抹干净苏哲一切痕迹,但北方的一场战事让他不能如愿。苏哲名义上成为蒙挚的军师战死北疆,这宅子不好就此出售,江左盟只好派人继续打扫收拾。无了显赫的主人,苏宅也就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蔺晨在苏宅消磨了半日时光,琅琊来的消息分了轻重缓急也都一一过目。天色将晚,他携了扇子游荡到罗市街。
十里红尘,声色障目,满眼红男绿女,满耳丝竹管弦。蔺晨轻飘飘的绕开了飘摇的招人绢帕,笑盈盈的撇开软绵的揽客玉手,在一家乐坊门前停下脚步。不多时言豫津和揽客的姑娘们调笑着走了过来,抬眼望到蔺晨撇下众人乐颠颠的赶到他跟前。
“蔺先生!您几时回来的?”
“刚到。”
“先生可有事?无事同我一起去听一支新曲可好?”
蔺晨笑着点头随他一同进了乐坊。
饮过了一盏茶,稍稍叙过别后境遇。蔺晨直奔主题,他有求于言豫津。
“先生可是有急事,不似从前,连这十三先生的新曲都不及细听?”
“佳人有约。”蔺晨笑的特别得意。
“那豫津可不能相扰,先生请便。所托之事定当尽力。”言豫津向蔺晨一施礼,蔺晨回过礼便匆匆走了。豫津特别想问他,那佳人是不是他一直思恋的那个。豫津归座,细想一笑,除了那人谁还能让蔺先生如此急切呢?

梁帝今日精神特别好,不似往日一脸阴郁。自从梅长苏病故的消息传来朝臣已经多日没有见过晴天,好在萧景琰自小性格内敛从不迁怒。这几日朝臣只是看着皇上的脸色跟着一起愁眉苦脸,想不到休沐一天之后竟有如此起色。
萧景琰无意耽搁,听了奏报命大臣呈上奏章,便要退朝。只有刑部尚书蔡荃不看眼色非要皇上即刻处置。仍是户部尚书沈追悄悄拽了拽他的衣角,他才不甘心的递上折子。
萧景琰下朝回了寝宫,沈追拦住高公公低声问道“皇上可是遇见了什么喜事?”
高公公看四下无人悄悄答道“喜事倒未必,大约是想通了,不再为故人伤感了。”
其他人打听得到的答案也大致相同。一时间猜测纷起,最终流言基本趋同,梅长苏大约并没有死,只是借机远遁,萧景琰最终还是得到消息所以不再悲伤。

这是后话。

退朝之后萧景琰顾不得吃午膳赶忙批阅奏章,只为早些处理完晚上得空陪蔺晨。
他却还是来迟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

最近更新有些慢,因为三次元事太多,休假回来攒的活才干的七七八八又赶上工作变动,现在还没忙活利索。不过目测以后步入正轨就会和以前一样规律的更新了。希望吧!

其实有几天是忙着升级觉醒,为什么小黑的车一次都没搭上过!

是不是应该沐浴焚香然后再抽!

评论 ( 2 )
热度 ( 41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