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卅贰

[蔺靖]续魂丹²卅贰

“蔺晨想要以色事君,朕准了。”萧景琰说完也坚持不住,被拉入沉酣梦境。再醒已是晌午,蔺晨先醒,躺在景琰对面,拿发梢搔他嘴唇。痒,麻,想抓又抓拿不着要害,轻了不解痒,重了恐生疼,真是命中的天魔星。萧景琰猛的睁眼,慌的蔺晨赶忙转身躲进被里装睡。
萧景琰一把将蔺晨从背后搂住,凑在他耳边问:“害羞了?”
怀里的人像虫子一般扭动起来,景琰抱的更紧,接着问:“之前那般奔放,现在知道臊了?”
虫子还在挣扎。
景琰突然放了手。蔺晨从被里钻出来,一张憋红的脸冲着景琰。
“你还撵我走吗?”
怎么还记着这茬?
“许你以色事君,还不满意?”景琰伸手整理蔺晨凌乱的额发。
“我在金陵时就这样来事君可好?”蔺晨笑的嚣张,像是得偿所愿的大型猫科动物。
“不许!”景琰的手指捏了捏蔺晨的脸。
“怎么?”瞬间脸上的表情落寞不已,像是即将要被抛弃一般。
“我来安排,不要这样偷偷摸摸的。”指尖描画着眉眼,“以后走正门。”有一个飞流就够受了,好在蒙挚可以暂时压制,再加一个成天白衣翻飞的蔺晨,这大梁宫城和西市有什么区别。
“不过要委屈你了。”
“能见到你次次翻城墙也没问题,”蔺晨一头扎进景琰怀里“真像是被你豢养了!”
“宫里规矩就是繁多,委屈你了!”景琰搂着抵在胸口的大脑袋。有些话不能出口,也许一出口就会成真。怎么会是豢养,你想来便来得,想再也不来,我怎么寻得到你!年轻的恋人腆不知足,若在这得不到他想要的,大约就像鸽子一样寻别的安身之处了。自己可不同,这一心一念只有这一人。
蔺晨听着景琰微有起伏的心跳,知道他也有事瞒着自己。有些问题永远无解,有些矛盾无法调和,此刻意浓情恰这些事不要提起来扫兴。确定了景琰喜欢自己,这已经是此生最满足的事情了。

景琰用手梳理着蔺晨的长发,问他北方的战事和沿途的见闻。蔺晨轻描淡写,景琰却听得出,北方民生凋敝加之战事频发,小民更无法生养耕作。
景琰脑中那个想法更加明晰起来。
蔺晨的肚子咕噜一声,十分响亮。
“我叫高湛传膳。”
蔺晨脸微微一红“我吃的不多!”
景琰盒盒笑了笑“没关系,我喂得起。”

高湛战战兢兢又准备了一席午膳,幸而午膳原也丰盛多一个人吃也不会被人看出端倪。不过,皇帝要是一天不出寝宫就难免招人揣测,所以下午萧景琰还是动身去太后宫里请安。
屏退众人,萧景琰扑通跪在静太后面前。
“儿子喜欢上一个人,想求母亲成全。”
静太后几乎是惊喜了。知道儿子对自己选的皇后并不十分中意,虽看着和睦也只是应景而已。后宫各妃更是不入他的眼,所以除了皇后育有一子,各宫均无所出。可想听到这话的时候静太后内心有多欣喜。
“是哪家的姑娘?多大了?可已有人家?母后替你去说!”
萧景琰盯着母亲,表情坚毅又倔强。接下来的话让静太后越听越心凉。
“未曾婚配,二十八九了,比我小四五岁。琅琊人士。”
“年纪不小了,还是外邦人,不过只要你喜欢,怎么样都好!”
“母亲可还记得,十四年前九安山秋狩,孩儿被猛虎袭击。”
“记得,多亏那个叫蔺晨的孩子救你一命。”
景琰巴巴望着母亲,眼睛里水汪汪,不知道接下来的话怎样出口才不会把母亲气晕过去。
静太后何等灵透“他不是个男孩子么?”
“是!”
“他和琅琊阁什么关系。”
“蔺晨是琅琊阁少阁主。”
“你可知……”
“母亲,孩儿和他已有夫妻之实。”
静太后把手中的丝帕绞成了两段。儿子和女人在一起时怎么就没有这么利落!如果是寻常什么娈童男宠也就罢了,收进宫里不过是背个断袖之癖龙阳之好的骂名。琅琊阁主怎好轻易招惹,动辄是会引出几国交战的大麻烦。
“你说吧,打算怎么办。”
景琰见母亲的怒气转为忧思,把想好的话一股脑倒了出来。
“他的事不宜外泄,只有您和高湛知道详情。虽然宫中人多口杂,还是有办法安排一个外臣滞留的住处。方便他在京城的日子在宫中与孩儿共度。”
“这是他的主意?”静太后还是觉得自己儿子白长了这么大年纪,别人一把糖就给哄跑了。
“不,是孩儿连夜想出来的。孩儿喜欢他,才硬要他留下。”
“景琰!这琅琊阁的蔺晨想必智计无双,”所以坑了你你还不知道“能辅助你共策国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若收得琅琊阁入麾下,也不算太吃亏。静太后对于自己儿子是弯的这件事的接受度并不像看话本时那般轻松。
“母亲知道,琅琊阁虽然做的是情报买卖,对各国内政从不牵扯。蔺晨并非没有治世之才,只是孩儿不想让他这个阁主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
“所以,你只是想把这蔺晨纳入后宫?”收了一个智囊的心,你却只用他的下半身!
“孩儿知道自己的做法有违天子之道。意识到对蔺晨的感情时,孩儿也想过与他相忘于江湖,各自安好。但是孩儿不忍就这样放他远走再不相见。”景琰不好意思的顿了顿“一经风露,孩儿便不想他人,只想与他一生一世。”
静太后慨叹后宫无人啊,怎么没有一个有这般本事!
“景琰,你出身行伍自来洁身自好,风月场中是有些不堪启齿的手段让人难以抗拒。但是,为人君者,不可专宠啊!”
景琰心想,我果然不会说话,母亲好像误会蔺晨用了什么下作的手段。“母亲,我喜欢蔺晨不是因为床笫之事。自东海换防那年,孩儿就喜欢上他了!但他一直没有表明心迹,孩儿的感情也懵懂。昨夜一见,孩儿就认定,就是他了,再无旁的人能走进孩儿心里。”为了喜欢的人,在母亲面前背点锅算什么,能过关才是关键。是他先撩我的没错,可是谁让我被撩到了呢!
“你可以不在乎世人的议论,后人的评述。这后宫的嫔妃怎么办?皇后怎么办?皇室的血脉就要断了!”静太后听明白了,这岂止是专宠,就直接是要罢黜后宫。儿子果然不能放养,这一放出去这么多年,回来就不认识了。亏我半月一封书信,怎么发生过这样的事也不教我知道,都就着点心吃了么!
岂不知,就是这点心上出的事。

萧景琰只是跪着,梗着头不肯服软。静太后终是心疼儿子,地上那般冰凉,跪坏了怎么办!
“你先回去吧!尽快找个合适的时机让蔺晨来见我。”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评论 ( 8 )
热度 ( 67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