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廿肆

[蔺靖]续魂丹²廿肆
蔺晨只随梅长苏出金陵,行了一日便不见了踪影。梅宗主的身体暂时还不妨碍,虽则舟车劳顿只要按时服药衣衾保暖至北境还不需服用冰续丹。
蔺晨是被父亲蔺阁主唤走了。
这十几年光阴似乎没在蔺阁主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只乌黑的长发中掺杂了些许银丝,与蔺晨站在一起更像是兄弟。
“你又调皮了。”蔺阁主立在山坡上,抄手望着北去大军。车辚辚,马萧萧,似乎和他没有半分关系。
“一时被激昂的热血冲昏了头,又中了梅长苏用病情下的套。除去这些,光被那小太子拘走魂魄就够你受的。”蔺阁主不再看行进的军队,转身向着一身戎装的儿子。“追男人追到这个份上,够别致了!”
蔺晨穿着铠甲,只露出v字型的脸。知道父亲专程来打趣自己,可这身行头实在是自作孽,一丝反驳的余地都没留。
蔺晨一向喜好鲜衣怒马,行事潇洒恣意,最重诗酒风流,是个一等一的风雅公子。
行军打仗这件事和风雅是一点都不沾边的。这和武林高手约架也差不多,一开始还端着架子有招有势,打到最后不过也是撕衣拽发、扬灰迷眼放暗器,无所不用其极,和街痞掐架没什么大差。
听说战争只有痛苦与肮脏,蔺晨还没有见过真正的战场。他只见过他的鸽子传来的一张张纸条,那是他的战场。本应躲在幕后处变不惊,闲看云卷云舒的他,竟然屡次替梅长苏鞍前马后南楚大俞跑了不少地方。
林殊见过战场的残酷,因为他是被偷袭惨败的那一方,否则安稳坐在将帅营帐运筹帷幄,何用自己拼杀。
萧景琰也见识过。梁帝不待见他,几次把他送到可生可死的鬼门关,由他自生自灭。他都死里逃生拼出生路。也许是命大,也许是梁帝本也不想真再弄死一个儿子。
蔺阁主看看儿子长大的脸,俊朗中仍带着一丝未消的稚气。尽管蔺晨已经掌管琅琊阁十几载,也算是见过大风浪,人情事故自然也十分清明,但在父亲眼中依然和当年那个顽童一般无二。
蔺阁主有些心疼,蔺氏本是济世救人的医家,儿子自小虽然筋骨皮实却也是娇生惯养,真送到战场上去,刀剑无眼恐生不虞。虽然经历战场杀戮人会改变,但对于蔺晨,这并不是必须。
蔺晨看着父亲,大约猜出他的心思。别看他终日一副玩世不恭,嘴上成天没大没小的“老头儿”叫着,心中对父亲是十二分的敬重。
“这盔甲是梅长苏故意挤兑我的。让我做军医,却偏要束甲。”蔺晨想宽慰父亲一二,表白自己只是随军的医者不需上阵拼杀,不惜祭出自己的形象做靶。
可惜,在蔺阁主心中,儿子的形象一直不佳。比如耳朵上那个银环,每次看到都让蔺阁主觉得儿子悲催的青春期没过完,说白了就是一直在犯中二病。
“样子虽然丑,倒是显瘦。”蔺阁主此时依然担心战场意外,却不介意就着儿子竖起的旗,攻击他一下。其实,除此以外他更担心战事结束后,儿子会何去何从。“这之后,就该真下决心了。你想好了么?”

蔺晨没想好,所以,这二年间都躲背着萧景琰。
萧景琰那样的耿直人处在权利中心,会被生吞活剥,连骨头都不剩。
所以梅长苏想下套让自己接替他继续辅佐萧景琰。他知道琅琊阁虽然明面上不做皇家生意,其实所有的消息一丁点都没落,色色都是通的。琅琊阁并非像它宣称的那样,只是一张搜集信息的情报网。虽然不像璇玑公主的红袖招或者梅长苏的江左盟那样是实实在在有行动力执行力的间谍机构。琅琊阁在需要的时候绝对有铁腕。

接手琅琊阁的全部生意以来,蔺晨越来越认识到父亲为什么不让生意和皇室有牵扯。虽然自家做的是高风险买卖,看惯人心最龌龊肮脏的欲望,但皇权中心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所在,有着最巨大的利益得失也就有着最猥琐的人心计较。
世人为了蝇头小利也会拼命钻营,这最大的一份蛋糕,觊觎的人自然更多,手段更加高明而残忍。
琅琊阁能有今时今日除了精心布局谨慎施为,最重要的就是不涉足,只做旁观者。只提供信息,不带偏向,不提供建议。
一旦内心有了偏向,心智自然受阻,一旦行为有了偏向,自然露出可供攻击的破绽。
萧景琰就是他的偏向,萧景琰就是他的破绽。梅长苏不知道其中厉害,却偏偏把他送到自己一直不想踏入的陷阱泥潭。

“你寻了这么些年,找到母亲的下落了吗?”蔺晨只能对父亲的提问避而不答。

“这么多年了,也该告诉你实话了。”蔺阁主转身背对着蔺晨。

蔺晨心中似有感触,望着父亲的背影,不知他会说出怎样的真相。失踪多年的母亲,当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故?

蔺阁主理了理衣衫,清了清嗓子。
“其实,你是我一个人生的!”
说完一纵身消失的无影无踪。

蔺晨被一身铠甲掣肘,一身轻功施展不开。眼瞅父亲开溜,只能在原地干着急,气的直跳脚。“老头儿!你真拿我当傻子,撒谎也不打稿!”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祖国母亲生日快乐!有木有蛋糕吃?
连更了第六天了,我觉得再不让蔺靖见面小宝贝们该怒了……
下次,应该会见面,呃,大概,看我真诚的👀!
其实之前都是放的存货,后面我还没写……所以要是下一次他们还没见,不要拍我。

评论 ( 11 )
热度 ( 50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