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魂丹²廿贰

[蔺靖]续魂丹²廿贰

次早,江左梅郎请见太子,听前来迎接的列战英说,萧景琰一夜未眠。
一进书房梅长苏就看出萧景琰在硬撑,这头水牛看来永远也学不会撒谎了。
“小殊!”景琰勉强用欢快的语调叫他,但在外人听来像是被扭住脖子的黄莺。
梅长苏不敢揭穿他的伪装,也勉强露出一丝笑意“景琰,你可同意我去了?”
萧景琰脸上勉强拽出一丝笑意“嗯,大俞就拜托你了。”
梅长苏生怕他反悔似的赶紧就要请旨,好回去准备出征事宜。
见他刚来就要走,萧景琰忍不住从书案后一下冲出来,堵在门口。
“小殊!”
梅长苏看他憋红着脸,泪水满满的,强忍着不从那黝黑深邃的鹿眼下缘挣脱出来,就知道肯定是要破功了。心中暗骂蔺晨,一定没有按讲定的套路安抚小太子。
“景琰,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堵着路不让走?”
小殊不提小时候还好,一想起儿时,眼泪更止不住,连鼻声都塞住了。
“小时都是你堵着我的去路。”景琰一手按着门,一手拽着袖子胡乱摸泪“你这一去,不知道几时回来。好不容易才见到你,又要走了。”萧景琰也想像个成年人那样可以从容的应对悲欢离合,可在发小面前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摆脱不了少年时代自己的影子。笑着看朋友离开,一去不返,他萧景琰不要说三十岁,六十岁也做不到。
“景琰,你已贵为太子,马上要成为一国之君,怎么能随便耍小孩子脾气。再说,我走了,又不是不回来。”
“这些话都是当年我说给你的。”景琰抽了抽鼻子“我最讨厌你这样,先前小时,你和霓凰逗弄我也就罢了。这次你们所有人都知道了,只瞒着我!”
梅长苏知道他指的是来京这两年,身边人都知道梅长苏的身份了,唯独瞒着景琰,原以为会长长久久的处下去,所以他不再提起。到此时,这个心结竟然终是要解的。
“景琰,我也是有苦衷。最终,不也多亏得你不知道么?”
“我知道,你有打算,可我还是恨为什么只有我没认出你。只有我愚笨。我明明知道结果,还要你替我出征。”
梅长苏听到这儿,用孱弱微凉的手指抓住景琰的手腕“景琰……我不止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大梁的子民,我是为了我自己的热血!”
景琰看着眼前这个命如枯灯的青年,他眼中有团烈焰。景琰不知道如果不是大梁背腹受敌,国中无将,自己亲征恐京城有变,眼前这位麒麟才子江左盟主是否还会放弃自在逍遥的生活带病请缨。他再怎么言说自己愚钝,也清楚眼前人的权谋与机变几分是为己几分是为人,他待自己的情谊与其说是利用自己达到复仇目的,不若说是帮自己完成多年夙愿。无论如何他已经把自己推上了至尊之位,这个人人觊觎的身份,既像是可以助自己劈荆斩棘施展抱负的利刃,又像是限制自己自由的囚笼枷锁。景琰知道自己不单是萧景琰这个人,更肩负着整个国家的重担,他做出的决定首先要对这个国家负责。至于自己心意如何,并不重要。
如果他不是太子,绝对不会坐视朋友重病出征,自己坐守京城。无论他是不是太子,都希望最好的朋友能陪在自己身边,快乐,幸福。
昨天那位医者,告诉自己用一载逍遥时光换沙场数月金戈铁马是小殊的临终遗愿。自己如何再去阻止?
“我知道的。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只怕一去就再无常叙的机会了,景琰握着梅长苏无力的长手问道。
梅长苏看情形知道蔺晨昨日下了猛药,将自己病情真相告诉萧景琰反而让他无法阻止自己。自己一直温柔维护的假象赤裸的展示在景琰面前,让他心中产生多少痛苦,蔺晨是不会去在乎的。这些年来一提起萧景琰,蔺晨就一副冷淡模样,大约对自己这位旧友并无好感。
“景琰,现在局势远没有太平,对你我是没有担心的,但你一人的思虑终是有限。我向你举荐一个人,他的智计不在我下,只是举止轻浮些,不受礼数束缚。你若你能得他辅助,平定天下并非难事。只是他的性子难以拘束,我尽力筹谋吧。”
“你是琅琊榜首的麒麟才子,还有什么人能与你比肩?这琅琊榜也会缺漏?”
“我说的这个人正是琅琊榜的排序人,琅琊阁少阁主,蔺晨。”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忘了说,最近日更是因为十一会断更……

嗯,快过节了,正在疯狂加班,准备放假快乐的玩耍。

评论 ( 8 )
热度 ( 46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