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续魂丹²玖拾

蔺晨仰天长叹一声,“哪有那么容易噢!”

萧景琰拽了拽被子,想把心里那点不自在也盖起来。
“景琰生气吗?”蔺晨侧脸问他。
萧景琰摇摇头,这比他一开始预料的要好得多,当年蔺晨不知所踪的日子自己如何煎熬,看到他带毒而归自己又是如何心如刀绞。蔺晨遭遇了什么自己一无所知,他肯不肯告诉自己都无所谓,能逃出生天便是唯一所求。
蔺晨伸手揉着萧景琰的后颈,又瘦了,自从他称帝以来就这样一丝一毫的瘦下去。萧景琰原先也瘦,没有一点富贵的样子,与他的父亲兄弟那种雍容的体态不同。那时他毕竟是战场厮杀的武将。可他总是瘦的。现在他不需要亲自领兵上阵,却更瘦下来。帝王的称号似乎在一丝一缕的抽走他的体重,只留下一副硬骨头。

“他们给我灌补药,春药,给我喂各种飞禽走兽的下三路,”蔺晨说起往事心有余悸,“真难吃!还给我扎针,推拿,无所不用其极。”
萧景琰从被单中露出眼睛,“要不是你手下格外规矩,我还真当你又动了歪心思!”
蔺晨哼了一声,继续不紧不慢地揉着一个又一个关节。
“可真把我憋坏了,睡也不敢睡,只怕一闭眼你就入梦。”
萧景琰侧身拽过蔺晨滚在怀里,“别说了,别想了。”
“大概七天后,老头儿把我捞出来了。”蔺晨尴尬的扭了扭,背靠着萧景琰的胸膛。“笑话了我一通。”
萧景琰摸摸蔺晨的大脑袋算是无声的安慰。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曾经晕过去。我事后也去调查过,但老头把痕迹抹得干净,我也拿不准到底有什么没有什么。”
蔺晨沉默了一会。
“也许我真的有遗落在外的孩子。”

萧景琰只是紧紧地抱着他。蔺晨很无助,他最讨厌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萧景琰知道作为帝王可以左右很多事情,自己左右不了的事,有很大一部分蔺晨可以帮助自己左右。蔺晨虽然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但在大多数时候他总是局面的掌控者。

“都过去了。”
满是怜爱心疼。


“我这番话,你信吗?”

蔺晨转过身,盯着萧景琰。

那双幼鹿一般的黑眼睛惶惑的回望他。这许多年过去,唯有这对眼睛不曾变过。
“你还是不愿意怀疑我。” 蔺晨说。

“你没有骗我。”梁帝说。

“我骗过你,只不过你不愿意发现罢了。”

萧景琰没有说话。


扯开臂弯里的胖子,一脚踢下龙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
晚了,晚了,不是故意食言,昨天居然睡死过去,刚醒。
台灯亮了一晚上,我的褪黑素啊……

工作的问题得偿所愿,开心的得瑟一下。
还是不许诺了,去年得瑟一下结果忙成狗,我这张嘴真不能乱许愿。

努力工作

升职get√ 

(˶‾᷄ ⁻̫ ‾᷅˵)开心

评论 ( 14 )
热度 ( 31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