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续魂丹²捌捌+壹

诈尸了,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
其实本来打算连更的,后来想要庆情人节,然后就拖过了年,连十五都没赶上……
算了不多说了,祝大家晚年幸福吧!
本节主要是秦般弱骚扰蔺晨,注意避雷。
——————————————————
千里驹也有失前蹄的时候。
风流潇洒运筹帷幄一向喜欢决战于千里之外的蔺少阁主也不能保证每一次都万无一失。
说因为关心则乱也好,年少轻狂也罢,最惨的一次失足发生在十年前,他急于向心上人邀功的时候。

“秦姑娘,有话好好说嘛。这绳子捆的我实在生疼。”蔺晨被封了穴道,兼手脚皆用牛皮绳捆死,挣扎不得。面上依然是风流气象,不似逃跑不成反被擒的求饶,依然是调笑求欢的味道。
“好好说话?这几日我待你如何,可曾为难了你?你却逃跑!往远里说,当日你让飞流擒我之时,可曾有一点怜惜之意?蔺老阁主叫人勒杀我之时,可曾有半分怜悯之心?”秦般若依然如娇花嫩柳,不见一点狰怒之色。
“秦姑娘,你这话可冤枉我了。是我叫飞流拿你,他虽是个手下没个轻重,可从来不对弱女子下狠手,更何况是你这般貌美的大姐姐。许是与你戏耍的心多些吧!姑娘仔细想想,我可曾怠慢过姐姐?”蔺晨作出委屈像,却一直盯紧秦般若神情变化。见她眉宇间略一松,赶紧说“父亲的事情我从不过问,我的事他也不管。姐姐说我父亲要杀你,他若真动杀意,姐姐又如何能在此与我聊天呢?”
秦般若听了这话,微微一笑凑近蔺晨脸前,近到可以感受彼此的鼻息。一只葱白莹润的手指划过着蔺晨的眉眼鼻额。
“不是他心软,是他手下太没用。”秦般若嘴角勾起似是想起当日逃生的情景,狰狞之像几欲透出。
“好姐姐,你也知道是我父亲惹怒了你。你饶了我,要我怎么赔罪都行。”蔺晨讨饶的话张口就来,换做萧景琰可从不肯说。
“蔺少阁主,你可不要过谦,我这次能把你请来可也不容易。”秦般弱似笑非笑,看来对自己计谋得逞弄得蔺晨现在这副光景甚是满意。
自从誉王事败夏江被擒,秦般弱暗中集结族人潜伏多年,滑族众人降与叛反反复复。
蔺晨在北境为不愿与汉民混居的滑族遗民建了三两处聚居点,貌似渐渐也安复。却不想在南楚边境,自己的地盘上被秦般弱设了伏。
“不过,既然蔺少阁主说了要赔罪,般弱倒也不能薄了少阁主的面子。”说着便凑上前一步。
蔺晨被她身上的脂粉气熏得难受,又不敢皱眉头,强忍着陪笑,“姐姐果然爽快人!琅琊阁要知道什么都容易,姐姐想问什么?”
秦般弱眉头一拧,偷梁换柱哪有这般轻松。“蔺公子,我几时说你欠的东西,可以要琅琊阁赔我了?”
蔺晨怕什么来什么,存着侥幸秦般弱是为了滑族事败找算自己,现在看来竟然是还对自己不死心。想想自己光辉璀璨的二八年华,虽说调戏红粉无数,没有一个越了规矩,怎么就这一个自己从不曾认真调戏过的竟然这样死缠不放。
“秦姑娘,你看我就这么孤零零一个人,留在这也劈不得柴烧不动火,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还要费府上口粮。不如拿我去琅琊阁换点别的对姑娘有用的东西,金银宝物也好,国策秘籍也罢,不是更好?我爹虽然平时吝啬,要换我回去想来也是大方的。”蔺晨卖傻装痴的话可不是随口就来。
“蔺公子,你当我是傻子吗?”秦般弱冷笑了一下,细长的手指捏起蔺晨的下巴,凑近蔺晨耳边说,“要被琅琊阁知道你在我这儿,我还留得住你么?”说完张口咬了咬蔺晨的耳骨。
蔺晨一阵颤栗,汗毛都立了起来。秦般弱的脂粉味道馥郁浓烈,若是别的女子蔺晨说不定还会真心赞赏一番,此刻只觉得像是被黏腻的蟾蜍贴上一般令人作呕。

“秦姑娘,咱们好好说话。”

“这会儿你想说话了?”秦般弱的手指轻轻描画着蔺晨的五官,随即动手解他的衣衫。

“秦姑娘!秦姑娘!咱们好好说话,别动手啊!”蔺晨既惊又惧,这几日秦般弱对他以礼相待,他就装痴装傻的混着,没想到这女子表面客气居然一上来就耍流 氓。

“蔺公子这是还要讲些什么礼义廉耻男女授受不亲之类大道理么?”秦般弱蹭在他脸颊边说,手上片刻不停,“我要什么,你从一开始就知道。”
当年誉王百般暗示,秦般弱只肯以智侍之。虽然婉转拒绝是存了争名逐禄之心,可她心中明白,自己对誉王只有臣子的忠心,情思却不曾动。而蔺晨不同,一见倾心,原来是这样让人沉沦的一件事。她九死一生从地狱爬回来,念念不忘的还是这个人的这副皮相。嬉笑放诞也好,冷若冰霜也好。今天就要到手!

秦般弱出自风 尘,魅惑手段高超,虽然做谋士以来刻意收敛,要取寻常男子欢心却也是手到擒来。
蔺晨这样难以取悦,实属梅长苏以来第二次失利。秦般弱突然想起那个从不正眼看自己的孱弱男子,心中升起了浓浓的不甘,手下也失了轻重。
蔺晨被她抓的疼痛,忍不住叫出声。
“蔺公子,就这般看不起般弱么?”其实秦般弱手都弄得酸了蔺晨还是没点反应,她心火早就提起。
蔺晨在他人手中自然不敢忤逆,只好咬着牙自污,“不怪秦姑娘,是,是,是我有隐疾。”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蔺晨特别想给自己颁个最佳表演奖,“姑娘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传出去我就做不得人了。”只差声泪俱下。
秦般弱听他这样说哪里肯信,又百般作弄了一通,果然没有反应,只好忿忿离去。

萧景琰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秦般弱我是见过的。那样国色天香的女子,你能禁得起她百般撩拨?”想到那幅情景萧景琰不禁愤然,心下道,你经不经得起撩拨我还不知道么!分明是点火就着,顶风还要烧上二百里!
“对景琰自然禁不起,你看我一眼,我都恨不得抱你回寝宫。”蔺晨边说边要亲景琰,被他推开了,只好怏怏地解释到,“秦般弱是什么人?我看她如同毒虫猛兽,再怎么媚态百出也没用的!”像是要表忠心似的又向景琰拱了拱。

“那后来呢?”萧景琰没管他,任他蹭来蹭去,“她就信了你有……隐疾?”似乎是想起那有“隐疾”的部分飞扬跋扈时的情景,脸略略有些发烫,窃喜夜色遮挡。

蔺晨仰天长叹一声,“哪有那么容易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评论 ( 17 )
热度 ( 40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