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续魂丹²捌柒

最近忙,不光是沉迷kk美色。真的。
—————————————————
押送萧庭生去祁王封地的是禁军大统领列战英。
这里曾经是他生父的封地,离都城最近最富庶的郡县,当今皇太子的封地也不及此处。
萧庭生此时却没有心思想这些事。接下来的日子,他将被囚禁在这座金丝做的监牢里了。
列战英算是从小看着他长大,那时候除了跟着靖王殿下,也挺喜欢去练武场指点庭生操练。
那天寝殿里发生的事情,列战英一定是知道的,所以一路上脸色阴沉的能挤出水。一句话都不曾对自己说。

辎重虽多,到封地也不过三两天路程。遥遥望见城墙之时,列战英勒住马,调转到萧庭生坐的马车旁,遣走侍从车夫,叩了叩车窗。

萧庭生心惊,以为自己到不得封地了,列将军要在这荒郊结果了自己。

不想列战英对自己行完礼,却只是说几句话,从前他话也不多。

“殿下,末将不知道这话当讲不当讲。请你放在心里,不要对别人说,也不要做他想。”列战英叹了口气,“陛下亲征南楚关隘大捷,那日庆功,难得陛下饮了许多酒,是极少喝醉的一次。”他低下头似乎是在回忆,又像是在措辞。“陛下在无人处同我说,庭生长大了在朝中辅政有所建树,这一役为庭生扫清外患,内外皆安,可以放心把皇位禅让给你。他退位后会与蔺先生剑走江湖。那一夜陛下是真的快活,是末将见他这些年来最快活的一日。”思及往事,列战英有些哽咽难言。“陛下当时是真心想要把皇位交到你手上,要不是你当时……虽然他与你有那一层关系,可还有谁能这样待你?我真没想到今时你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来辜负他。”

“列将军,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对父皇不利!”萧庭生被突入其来的信息轰晕了头,只会本能的否定,“是蔺先生害我!我怕父皇被蒙蔽!”
我曾经离皇位那样近么?

列战英哼了一声,道:“便是这天下人都负陛下,蔺晨也不会。”说罢,策马走了。留下萧庭生在车内怔怔地发呆。


是夜,萧景琰歇息的早,禁军因着刺客的事格外加了人手。萧景琰自己却没事人一样掩过不提。

冬日寒夜,巨大的龙床空旷的紧。再多的炭盆也暖不过来和蔺晨的那点不自在。

果然,不待萧景琰朦胧欲睡,就有个不速之客潜了进来。

来便来了还不安分,偌大一张床,总要动手动脚圈住梁帝陛下,除了那个说要去生儿子的人还能有谁?

不安分,恨得萧景琰牙齿痒痒。

“你做什么来?”梁帝陛下第三十八次挣开他的手臂,忍无可忍的先发了声。

“陛下交代臣下做的事做完了,自然要来复命。”蔺晨冷言冷语,害的萧景琰睡意彻底全飞了。

萧景琰一骨碌坐起来,红着眼珠子瞪着身边这个无赖。

“你!”想骂他,这事却是自己挑的头。想打他,实在也下不去手。

“景琰想听细节么?”不要脸的琅琊阁主凸一个海棠春睡的妖娆造型,风情万种的撩骚。“我细细的同你讲讲……”

萧景琰捂住耳朵,就想一脚把这个海棠春睡踢到床下去,可惜他躺在靠墙那侧,要举着扔出去景琰还是有点心疼自己的腰。没法,只得冲着绵软的肚皮踹一脚出气。

不想一脚出去就被擒住一拖,整个人重心不稳歪倒在床上,不待眨眼就被蔺晨囫囵压在身下。
“要不要听我讲?”
双手被压制住,萧景琰没法堵耳朵,只好歪过头闭上眼,以示抗议。
“我呀,最听陛下的话,就去找那最妖娆美丽的人儿!给陛下生个儿子。”边说边钳着丰满的下巴扭到与自己正对,“要和臣下一模一样才是好的对不对?不像臣,陛下就不喜欢了!”
萧景琰听他越说越不堪,心内怒火中烧,“蔺晨你发什么疯!”

“是臣疯了!”听了这一句,蔺晨不复长年柔顺的模样,更像是一头,嗜血的猛兽。常年只讲究风花雪月的人儿,此时倒真像是失了心智。

萧景琰有些意外,从来没见过蔺晨这个样子,有些怕自己把他逼的太过了。想要抚慰他,但是手脚都被压制着,哪也动不了。再者说,帝王的威严还在,也不好,这么快就服软。从前总是蔺晨服软,小意温言抚慰他,一时之间真有些转不过来,只一双圆睁的鹿眼怔怔地瞪着身上狂气外溢的小情郎。

评论 ( 13 )
热度 ( 45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