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续魂丹²捌叁

“我最近知道到了件你瞒我的事,你猜是哪桩?”

蔺晨听了这话,眼睛眯成一条线,撅嘴探身够着亲了梁帝的下巴尖。
“景琰学坏了,哪有这样套话的。”

“你瞒我的事那么多,被我发现个一件两件的也很正常。”皇帝陛下低头用嘴唇蹭蔺晨睫毛,还是那样长,刷子一样,不断的抖动搔的人心痒。

蔺晨不置可否的哼了哼。萧景琰修长的手指夹着他的颈骨一节一节的揉搓,实在舒服。这个位置以萧景琰的手劲,废人武功、取人性命就是手轻手重的问题。蔺晨像只慵懒的大猫安心的盘在铲屎官膝头。

“谁让你宠我!”

萧景琰抽出一只手弹了弹大猫的脑门,谁让你一直把我当小时侯哄着,我也只能把你这样宠下去了。

七年前,自己登基后第一次兴兵,第一次御驾亲征。原本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在琅琊阁的情报支援下居然轻松斩断了南楚的粮草运输。战事惨烈,南楚将半壁江山拱手相让。重赏兵士厚封将领,其实萧景琰心中明白蔺晨才是第一功臣。朝中虽说有庭生摄政,他不过是个毛头孩子,暗地里还是蔺晨帮衬,京师才得安稳。

“永祁那件事……”萧景琰抽出蔺晨颈下的手,去捏他的手指节。

蔺晨向外歪歪头,不答腔。

“最近怎么不见飞流来御花园采花?”

蔺晨料定他不知道详情,反手捉住萧景琰的手腕,捏了指头向头上拉。
“这儿有些紧,你帮我揉揉。”声调也柔柔。

“唉!”萧景琰任他指派,堂堂天子为他做使役的活,还心甘情愿,“真不知道是不是我惯的。”

“当然是你惯的!”蔺晨牵过他的手,在手心轻啄一下,“谁让你许了我,一辈子都不能反悔。”

萧景琰认命的抓起他的手也回吻一下,“对,都是我惯的,我宠的,你怎么样都是对的,好的!”

“哎呀~呀~这听着可不对头!”蔺晨一个胖头鱼打挺坐起来。

“怎么?”萧景琰不搭理他,正眼也不给一个。

“要我答你的疑,不付礼金怎么行!”
话没说完就把梁帝横抱起来。惊得萧景琰想挣扎又怕伤了他的筋骨,只得就势搭上他的背,让他少用些力。

“不知羞!”

“知道你就行了,要什么羞?”

老了,脸也是会红的。

云雨稍歇。萧景琰搭着靠枕倒腾气,蔺晨什么也不盖大大拉拉的仰在一旁。萧景琰用脚勾着被子给他搭上,大冬天的,冻着怎么办。


“送萧庭生回封地吧。”


这是蔺晨第一次开口说朝中的事。
也许,不是国事,是家事。

萧景琰把头埋到靠枕里。他早就不是原来那个动不动就眼睛里一汪水的小哭包了,早就没有眼泪了。

“他……”做了什么?萧景琰没有说出口。他要是问了,庭生怕是回不得封地了。

萧庭生织罗的那些滑族意图谋杀太子的证据,有意无意的,最终还是落到了萧景琰手里。这些无非是想证明蔺晨和滑族璇玑旧部有旧,暗地里要帮他们寻仇复国。
给太子投毒这件事,要说蔺晨没牵涉其中吧,那向来与庭生亲厚的飞流怎么会那么巧突然跑到太子那里讨吃的。

自己也许真的变了,居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下面那些设在宫中的探子做了替罪羊。

蔺晨这样说,那真相自己可能真的承受不起了。

在这个位子上坐的越久,萧景琰越发意识到,“真相”往往意味着自己想要相信什么。
就像当年的父皇。
事实摆在眼前,都不为所动。
萧景桓欺君造反几乎杀到父皇跟前。自己从九安山夜奔百里搬来救兵。就算有这样板上钉钉的事实,父皇听了夏江几句话就差点将自己逼上绝路。

这只是一个信谁不信谁的问题。


蔺晨拽过被子把萧景琰卷进来,“睡吧。”

至少,这个怀抱是值得信赖的吧!


————————
几经删改。
说周更就是周更!说话算话!哼哼!

傻白甜就傻白甜了。
刀子都给我收了。

差点忘记明天要上班………居然是游戏里组队的朋友提醒我………唉失败到这个程度也是够了
然而我还记得今天要更文,还不快来表扬我😘

评论 ( 14 )
热度 ( 50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