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点梗]阁主变鸽子

人生能有几多愁?恰似琅琊阁主失风流。

琅琊阁的少阁主蔺晨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他聪慧无双博闻强识的最强大脑以及沉鱼落雁玉树临风的仪容。
简单点说就是有脑又有颜。
轻功奇绝独步武林和宠冠后宫权倾朝野这些附加值都不在考虑范围。

所以在他变成鸽子之后,无比沮丧。

咕咕咕咕咕……啊!连浑厚的嗓音都没了!鸽主拿尖嘴理了理翅膀上的羽毛,伤心!
这样一副尊容如何去取悦我家貌美如花体健如牛的琰琰啊!

虽然丧得连饭都吃不下了,但并不妨碍看见景琰的第一时间就像脱兔一般奔向他。

于是大梁皇帝下朝回宫的路上看见一只鸽子蹒跚着奔向自己。

它不会飞么?萧景琰问自己。

侍卫也注意到这只鸽子,走上前去要把它撵开。萧景琰反而挡住,伸手把它从地上抱起来。

“这就是真爱的力量!”蔺晨感动的快哭了。

“好沉,原来是只肉鸽!蔺晨一定喜欢!”萧景琰把肥鸽子抱在怀里顺毛,“是煮汤,还是清蒸,还是烧烤呢?不管了,交给蔺晨一定做的好吃!”

因为打算交给蔺晨料理,所以萧景琰也没把鸽子交给御膳房,随手带进书房。也没关着捆着,随它在屋里蹓跶,反正肉鸽不会飞。

怎么还不回来?这次怎么迟了这么久!
萧景琰把笔一撂,仰躺下去。
要是他在,又该絮叨让自己休息,若是稍松松口,那人一定会凑上来揉搓颈肩僵硬的筋肉。然后……
唉……有点脸红。

他怎么还不回来!


胖鸽子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上了坐榻。反正不是飞上去的。咕咕叫着凑到景琰旁边,用胸脯一下一下地蹭景琰。

萧景琰不想动,任由鸽子折腾。

鸽子见他不动,挪几步用尖嘴啄束发的金冠。哆哆哆哆,像啄在景琰头骨上,气的景琰伸手去推。

“胖鸽子,要不是蔺晨喜欢吃新鲜的,早就把你送御膳房了!”景琰坐起来,拢了拢发冠,回头对鸽子说。
鸽子好像听得懂,委屈地缩到榻边,眼睛一眨一眨可怜巴巴的看自己。
恍惚有点像蔺晨受了委屈的样子。
“大概是有点太想他了。”大梁皇帝摇摇头,心想“朕才没有想那个说话不算数,不按时回来的花花公子呢!花花公子……又不知道跑哪里沾花惹草去了!”哼!

被腹诽的花花公子正在垂涎梁帝的美色。“琰琰真可爱,威胁要吃了我的表情都可爱,要不就让他吃了我算了。”幸好少阁主仅存的一点智力还在,及时喊停了这个想法。“被吃了可就没法对琰琰酱酱酿酿了!”好有道理!本少阁主还要和琰琰酱酱酿酿呢!
那还要想想怎么变回去………

哎呀,那把谷子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我去品尝一下!

咦……琰琰怎么不见了呢?


这鸽子动作虽慢,但是好执着啊,怎么老跟着朕?一把谷子也就能阻止它半刻,吃的真快!
鸽子寿命够长吧?能等到他回来吗?

几天过去了,梁帝似乎已经习惯了有只肥鸽子跟在自己身边,上朝它也如影随形。

对于这只鸽子的出现,朝臣们可是做足了文章。有的说圣上慈爱悯恤,众心所归连生灵都有所感。有的说玩物丧志智者不为,望圣上驱除。有的说帝王威仪,野物不可亵渎至尊之位。

萧景琰看着堆在案头小山一样的折子,全是关于这只鸽子的,难道现在真的四海升平朝臣们除了鸽子就没别的话说了?

要不,趁新鲜吃了吧。不然等蔺晨回来,还不知要闹到什么地步。

胖鸽子还是不离不弃坚定不移地跟在自己身边。
萧景琰还真有点舍不得了。
再一想,自己总不会是把这鸽子当成蔺晨的替代品。

吃了吧!

萧景琰和鸽子四目相对的向它宣布自己的决定。不管它听不听得懂。

蔺晨很紧张,鸽生就要完结了,人生恐怕也要一起玩完。自己给景琰的诸多提示都被完美的忽视或者恰巧被破坏,总而言之,倔强的水牛萧景琰陛下完全不知道自己就是他心心念念的蔺晨。还打算吃掉自己。

人在绝境中会迸发出意想不到的力量,鸽子也是如此。

于是蔺鸽子在梁帝陛下惊异的注视中展翅飞翔了二尺,落在书案上。用爪子拍打着奏折上的字,凑成一句话。

“陛下救我。”嗯奏折里是找不到景琰这两个字的。
萧景琰并不傻,看它继续拍打。“我是蔺晨。”
“中巫术,速告琅琊阁。”

萧景琰点点头,冲鸽子说:“再来一遍。”

蔺晨重复三遍之后,萧景琰才将将有了信意。

“你是蔺晨?”
鸽子点点头。
“不是骗我?”
摇摇头。
“怎么弄成这样的?”
不知道。
“还是吃了吧。”
别!
“要是蔺晨见到这么大的鸽子会怎么吃?”
鸽子下了很大决心,站在“烤”字上。

萧景琰一把抱住它,“还真是你啊!”

————————————
浪回来啦,终于找回这篇。
累得像废人一样,容我吸吸各位太太发的糖再更。

评论 ( 23 )
热度 ( 66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