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床下的小怪兽

梗来自知乎看到的一篇同名短篇小说。http://daily.zhihu.com/story/9557937?utm_campaign=in_app_share&utm_medium=iOS&utm_source=copy
一个以吓人为己任的小怪兽恐吓成年男主不成,继而一起生活的故事。非he请自行决定是否阅读。
原作是一个透着些许无奈的温馨又伤感的记录妄想症患者生活的写实主义作品。(并不)
然而,被我糟蹋的彻底非现实了…我有罪
并不好看,虽然是he
——————————
明大公子刚毕业,正逐步接手公司事务。
——————————
小怪兽毛茸茸的设定感觉好萌,但应该和其他几位太太的小怪兽不太一样。她们的小怪兽都好萌啊!心快萌化了!可惜我写出来就全然不是那样了🤣

23:08刚有小朋友说和某篇撞梗,去搜了下,不是楼诚及衍生的太太及文,就不贸然认领。

认的话,我只认《怪物公司》和《怪物大学》如果这个都没看过的话,我只能说快去补番啊少年!
——————————
明楼把自己扔到床上,支撑到用手指按灭台灯就疲乏的被拉入沉睡。

半小时后,一个小小的黑色影子从明楼的床底钻出来,敏捷地窜上床,慢慢靠近明楼,警觉地嗅了嗅,又亮出了尖尖的爪子。
可惜明楼睡得太死,什么也没感觉到。

第二天,一切如常。明楼被生物钟叫醒,洗刷,早餐,整理精神去公司。晚上回家准备晚餐时,微妙地感觉冰箱里的食物好像少了一点。
可能是太累记错了吧。
做饭太麻烦,反正大姐带着阿香回老家料理事务,明台在寄宿学校,叫个外卖凑合一下吧。

嵌开台灯,昏黄的光线莫名的温暖,明楼捧着财报靠在床头。大约又是一个不眠夜了。
半小时后,明楼抱着文件睡了过去。
时间再向后稍稍推移一点,明楼感觉自己的脚好像触到了什么东西。确切的说,是什么东西蹭了他的脚一下,温温的软软的,从右向左擦过他的脚掌。
明楼一下就清醒了。
不会是老鼠吧!
有位前辈说他们高中寄宿,老鼠横行,自己有一次在半梦半醒中清晰的感觉到老鼠冰凉的爪子从自己脑门上经过,自此留下深深的心理阴影。
就算知道家里不可能有老鼠,明楼还是有些汗毛直立。

伸手去摸台灯开关。

这毛茸茸软乎乎的手感是什么情况!

灯亮了。

屋内一片安详,没有什么异样。明楼爬起来里里外外翻了个遍也没找到那个毛茸茸软绵绵的东西。

是不是该弄只猫来养养?

明楼关了灯,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了一点微弱的响动,于是屏气凝神,倒要看看是谁在和自己捉迷藏。

又过一会儿,屋内有黑影闪过。明显能感觉到有什么靠近自己。

“啪!”

有什么东西被拍了下来。
用羽绒枕头。

明楼掀开枕头的时候还有点不确定。一个棕黑色长毛的小东西陷在被子里。明楼不敢贸然动手翻过来看看这究竟是什么。毕竟很多细菌、病毒、寄生虫都是靠这些长毛的小动物传播的,比如老鼠……明楼又感受到一阵颤栗。

毛茸茸的小东西一动不动。明楼虽然很确定自己刚才那一下使了不少劲,但毕竟是羽绒枕头,不至于打死了吧?

明楼抽了一支笔,轻轻的戳了戳它。
一动不动。
此时,明楼有些内疚了。虽然是个不速之客,就这样被自己打死了也有些太过残忍。还是应该养只猫,那样别的东西,比如老鼠,就不敢上门了。

棕黑色的小东西突然迎面扑来!

噗!

又被羽绒枕头拍到被子里。

明楼冷静的对自己说,断然不是老鼠!这身手!感觉比老鼠高了不知多少个战斗级!如果是老鼠,也是伏龙芝军事学院养大的老鼠吧!

被子和枕头都要不得了,明楼准备包在一起扔出窗外。

“救命!”

明楼以为自己幻听了。

“饶命!”

掀开枕头,明楼听得分明。

这是一只会说话的长毛的……生物。明楼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年的生物学基础崩塌了。
“你会说话?”
被窝里这个毛茸茸的小东西蜷成一团,也就两个拳头那么大。

“你不回答我就把你扔到窗户外面去!”明楼威胁道,并不动声色的拿起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看得更清楚一点。

“别……”

还真会说话啊!

“我是小怪兽。”毛茸茸露出黑豆豆的眼睛,怯生生地望着明楼,浑身发抖。“就是藏在床下,以吓人为生的那种。”

吓人为生的小怪兽……明楼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年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崩塌了。

“吓人为生?”
“人类害怕时会产生能量。我靠这种能量生存。”

“只靠能量,不吃东西?”明楼推了推眼镜。
小怪兽明显抖了一下,缩得更小。
“也吃。”
明楼不动声色,心中暗笑,还靠吓人获取能量呢,就是从冰箱偷吃呗!

“你从哪来的?”
小东西伸出爪子指指床下。
“这儿还有你同伴吗?”
小东西赶紧摇头,“一家只给配一只小怪兽的!”
还定额配送?难道它们还有组织不成!
明楼的眼镜寒光一闪。
小怪兽立马又缩紧了。
“一家配一只干什么?”
“吓唬小孩子啊……”
“我家没小孩子。”
“我看出来了。”
不是看出来了,是你哭出来了,明楼觉得有点头疼。
“算了,我不为难你。你走吧!”

小爪子抹抹眼泪,黑豆豆的眼睛眨了眨,“我不能走,吓到你之前,我回不去的。”

明楼抽起枕巾扑住小东西,隔着枕巾捏住它,“不走,把你扔出去吆!”
小东西吓得不敢出声。
明楼把它抖到洗手间水池的时候,看它哭的脸上的毛都塌了。
“你怎么吓成这样?”
小东西怕的不行,“吓不到人还被扔出去,会受重罚。”
哦,原来不是怕我。明楼也觉得自己没那么吓人,不然把吓人为生的小怪兽吓哭了,听起来……也不那么光荣。

哗———

热水把小怪兽浇了个湿透,惊的它在面盆里拼命挣扎,可陶瓷表面太滑它什么也抓不住。

水停了。小怪兽狼狈的停止反抗,站在没过身体一半的水里打着哆嗦。吓的,不是冻的。

明楼捧着一大捧搓好的泡泡对小怪兽说:“我要给你洗澡了,你可不许抓我,咬我。”泡泡从天而降。“不然就把你扔出去。”

水很暖,明楼的手也很暖,小怪兽也暖起来,不再颤抖。明楼用吹风机吹干它的时候,小怪兽觉得自己快要睡着了。

明楼抱着它来到客房。
“你要干嘛?”小怪兽祛生生地问。
“今晚你就睡这吧。”
小怪兽拽着明楼的睡衣不肯放。
“难道你自己睡怕黑?”明楼抿嘴笑成一字型。
“我是小怪兽!我的责任是吓你!”所以你不能放我自己在这。
“好吧!负责任的小怪兽,为了让你吓到我,我就陪你也睡在客房。”明楼伸出手握了握小怪兽的前爪,“我叫明楼,在你任务完成前我们可能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叫阿诚……”
“好的,阿诚。我不会阻止你完成任务,不过以后不要打扰我睡觉。晚安!”

名叫阿诚的小怪兽在黑暗中看着这个叫做明楼的男人,心中暗想“这个任务的难度果然太高了。”

“闭眼!”

阿诚赶快闭上眼睛,向着温暖的靠的近一点。

明楼这一夜睡的并不安稳。小怪兽?阿诚?一定是最近应酬太多有太多事要处理才做了这样荒唐的梦。明天要把寝具都换掉,还要叫人检查床下有没有破损。奇怪,那个被我清洗过的小东西究竟是什么?手感真好!会不会压到它?我居然会让一个毛茸茸的生物和我一起睡……好暖和……

明楼头一次睡过头。醒来盯着客房的天花板发了半天呆。员工可以请假,老板不可以,不然明楼真的考虑是不是应该去看一下精神科。客房里没有阿诚的身影。明楼很确定昨晚锁了房门和窗户。

所幸,明楼很快就确定阿诚不是自己的幻觉。

厨房里的传来叮当的声音。明楼不可思议的看着小怪兽跳来跳去摆弄着厨房里的用具。它居然会做法式吐司!

当小怪兽顶着一盘早餐跳到餐桌上说“先生,请用餐!”时,明楼不大想承认,自己的确被他吓到了,虽然不是阿诚期待的那种方式。当阿诚羞涩的感谢他收留自己的时候,明楼差一点就忍不住承认自己被吓到了。

打断这个感人场景的是翘课溜回家的明台,“哥!桌子上有老鼠!”

阿诚飞也似的溜走了。

“你眼花了!”明楼确定自己没有精神分裂,幸好,幸好!

明台疑惑的看着面不改色的明楼,和他面前明显不是出自明大少爷手笔的法式吐司,没敢问他是不是留女友过夜。“我明明看到有只大老鼠!其实也不像老鼠,棕黑色的,老鼠不应该是灰的么?”女友的宠物?够重口的。
可惜明台没来得及去找这只疑似老鼠的不明生物,就被拿住了七寸。

“你怎么没在学校上课?”

后来,明镜在明台的纠缠下对全宅进行了全面清扫和除鼠,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虽然明镜也对着明楼清洗卧室和客房寝具的记录面露疑惑,不过他一向爱干净到近似洁癖,多洗一次床单说明不了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像往常一样平淡,除了临睡前阿诚竭尽全力想要吓到明楼。每次都以明楼抱着它去洗热水澡作为终结。明镜和明台不在家的时候阿诚会跟着明楼满屋窜,其他时间,它只出现在明楼的卧室。明楼挺感激这个充满活力的小伙伴从不轻言放弃。

床底下的小怪兽变成的明楼的宠物。
明楼更喜欢把阿诚描述成他生命中的盐。
阿诚会认真倾听,也会认真的思考明楼对它说的话,和它小怪兽的外表不同,明楼觉得它更像是一位亲密的伙伴。

趁阿诚在厨房做饭的时候,是的,没人给明大少爷做饭的时候都是阿诚承担起这个任务,明楼悄悄爬到自己床底下仔细检查过,也曾对保洁阿姨旁敲侧击,都没找到阿诚来去的出口。小怪兽真的很神秘。

有时候阿诚出现时很虚弱,有时候甚至带着伤,受伤的原因怎么问它都不肯说。明楼问过阿诚,是不是吓到自己它就不用受这么多苦,虽然明楼怕自己再也见不到这个可爱的伙伴,但更怕它受苦。可阿诚摇摇头说和这个没关系。

天知道,这次明楼真的快要被阿诚吓死了。
推开卧室门看到自己的小怪兽,是的,明楼已经开始这样称呼阿诚,躺在血泊里,任谁都不会无动于衷。明楼抱起阿诚的第一个反应是去医院,他要阿诚活着,阿诚必须活着,他愿意用一半的生命来交换。可是,阿诚居然对他说:“别怕,我不会死!”
“可你不就是来吓我的吗?”明楼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哭。“你达到目的了。”
“我知道你害怕老鼠,所以变得像老鼠。我知道你害怕吃香菜,所以时不时在做菜时加香菜。现在我知道你最害怕的是再也见不到我。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小怪兽,可我不想再也见不到你。”
“我怎样才能救你?”明楼很确定自己管不住泪水了。
“小怪兽不能向人类透露身份,我成了小怪兽中的叛徒。”阿诚望着明楼,“现在,我需要一个人类的身份。”
“你打算吃了我?再变成我的模样?”明楼感觉到小怪兽的体力在逐渐恢复。
“我吃的才没那么肥腻。”阿诚说,“我积攒这么久,要用最后一次变形的能力,变成人类。”

小怪兽就是让人吃惊。
明楼觉得自从遇见小怪兽之后,自己的世界观时常被刷新。阿诚变成人类这种事情,自己也就是白日梦的时候时常想一下。

然后……怀里出现了一个身材纤长、相貌俊美的青年,眼睛还是一如从前像黑豆豆。

“阿诚?”
笑得真好看!

再然后…在明氏企业…“明先生您好!我是您的私人助理,明诚。”

“这是一个长期的潜伏任务!”
“欢迎你的监视,我的小怪兽!”



评论 ( 33 )
热度 ( 85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