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续魂丹²柒捌

“你说月老把咱们的红线系牢了吗?”
萧景琰说。

小几对面的蔺晨差点把葡萄囫囵咽下去。这根本不像萧景琰会说的话。蔺晨几乎想不出来该怎能回答。拿哄小姑娘的言辞对付常年一本正经的萧景琰怎么想画风都不对。

“你被附身了?”

换来盒盒盒盒盒一阵爽朗的嘲笑。

“你那么在意月亮,我以为你会信月老之说呢!”萧景琰好不容易停下笑,呷了一口酒。

“敬鬼神而远之。”蔺晨羞得血向腮上涌,好在皮厚透不出来,“与景琰的缘分靠的是你我同心。……月老,或许帮我们牵过线,搭过桥。”

萧景琰端着杯默默地喝酒。

蔺晨醉眼斜睨满腮桃花色,伸手指去够景琰的脸蛋,“若有月老,我盼他把红丝将咱们俩从头到脚都缠在一起,生生世世都不分开。”

提起“生生世世”,萧景琰心中暗痛。

蔺晨还要轻薄,突然见萧景琰眉头紧锁,想起自己说的话,刹时醒了酒,如同一桶冰水当头浇下。

哪有什么“生生世世”,轮回往复,只下一世萧景琰便不是自己的了!梅长苏与林殊永远梗在那里,在永恒胜利的来世。

萧景琰一把握住蔺晨颤抖着想要收回去的手。温度从手心传到手指,蔺晨渐渐缓过神。“他的情谊自当来世报答,与你的岂有不报之理?”

蔺晨自来不喜欢与自己怄气,欢喜便笑,懊恼便哭,自己最心悦的美人与自己对饮赏花还要挂怀什么来世!展开臂膀让萧美人滚到自己怀里来才是最开怀。

恰此时,空中绽开巨大的一束烟花。蔺晨想都没想就捂住萧景琰的耳朵。轰隆隆!
萧景琰也捂住他的耳朵。

巨响还没结束,蔺晨仿佛听到萧景琰说“我也希望月老把我们缠得紧一点。”


一手托着摆满杯盘的小几,一手挽着萧美人,小心翼翼地从房脊上退下来的蔺少阁主和平日白衣翻飞凌波微步的姿态差距很大。着地的时候杯盘还是叮当作响,萧景琰赶紧弓腰朝盘子做了一个嘘的姿势。

两人都醉得不轻。

跌跌撞撞回到寝宫,幸而蔺晨早就让高公公打发了侍卫太监,没人发现。
两人衣也未解,一头栽进被褥中就昏睡过去。

晨光渐醒,梁帝应时而起。惺忪睡眼却难睁,浑身酸乏四肢懒动,脑子醒得快些。

怎么就醉成这样!
活动双手摸来摸去,触到肉嘟嘟热乎乎的一团,格外安心。也不强迫自己睁眼,又睡过去。
昏君就昏君一次了,左右自己也没怎么旷过朝,偶尔少听一次反正隔天大臣们还会加倍报上折子来。

还是睡不得!
蔺晨嘟嘟囔囔叫自己名字,明知道他在说梦话,还是一声一声的应了,生怕落下一句。一来二去,就醒了。

蔺晨睡姿倒是规矩,不像平日四仰八叉,只一手攥着自己的衣摆不撒,都压出褶子了。

“原来你也醉了!”萧景琰笑着把蔺晨拖起来喂了一盏水。
蔺晨托着宿醉,赖在景琰怀里撒娇。
“我家景琰定是被什么附了身,不然怎么这样温良待我!”
“我几时待你不好了?”吃一口喂一口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蔺晨又赖着向他怀里蹭。

“别闹了,这会子不走,又要走地道了。”
“索性就过了明路!”
萧景琰一愣,什么意思?

蔺晨把衣领一扯,借着凌乱仰倒在龙床上。
“不过是陛下把值夜的太医睡了罢了。”

没羞没臊!
萧景琰抄起袖子兜头就是一下。

蔺晨呜呜地叫着,捂着脸在床上装死。

“朕才不要罔担了虚名!”
分明这次没有睡。

蔺晨翻身坐起来,冲景琰脸颊香了一口,“我也舍不得让你背了好男色的污名。”说罢整理衣衫就要走。

景琰轻轻拽住他的衣带,低声问:“晚上可回来?”

蔺晨回头笑笑,点点头。
“自然。”
走两步,又复探回头来道:“若月老的红线捆得不结实,我也再绑紧些。”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
心情好,再腻歪阵子再走剧情。

评论 ( 13 )
热度 ( 33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