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续魂丹²柒肆(有靖蔺的一点后续就不改tag了)

日上三竿萧景琰才醒,拍了拍怀中厚实的一团,眯眯眼想再睡一觉,劳碌困乏的紧。
突又想起早朝的时辰误了,一个挺身坐起来,要下床更衣。怀里的大团子拽住他衣服拉了拉。萧景琰怕是惊了他的美梦,轻声说:“我去早朝,你继续睡。”
“早朝什么啊?都什么时辰了!定是高湛知道了,一直没让小太监进来服侍。”蔺晨裹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
萧景琰这才反应过来又复坐回来,约么着腰的位置给他揉。“累狠了,这里可以么?”
蔺晨把被子裹得更紧,缩成一团,首尾不辨。
萧景琰想不起来怎么得罪了他。之前的事情,他也是同意的,又不是自己强要了他。睡着时还好好的,怎么醒了就闹别扭。
“蔺晨?”
“先生?”
……
“小妖精?”都没答应,萧景琰战战兢兢的试探着叫了一声,青天白日的没有暗时那般不怕臊。
果然,听了这声,蔺晨露出头来忿忿地回了一句,“你才是妖精!我平日怎么待你的?”
萧景琰还是一头雾水。
“我做错什么了?”
团子又裹起来,“错在什么都没做。”

萧景琰突然开窍,果然自己之后什么都没做就抱着蔺晨睡去了,东西都留在他身体里可不就是委屈了他。平日事后都是蔺晨殷勤侍候,自己倒头便睡。蔺晨本不惯在下面承欢,加上他又是中毒虚弱,萧景琰自责愧疚之心更胜。

“肚子疼吗?”萧景琰捏着修长的手指尴尬的问,其实还有后半句他没好意思说,要我帮你弄出来么?说了的话,可能他真就生气不理朕了吧?
“肚子也疼,屁股也疼,浑身都疼!”被窝卷里伸出一个大脑袋。
“我先打水给你清洗,然后给你揉揉可好?”萧景琰见他不是认真生气,顿时放下心来。“再叫太医,不,请母后给你诊……”萧景琰开始担心他中的毒。
这时候蔺晨的肚子特别配合的咕噜了一声,把此刻最主要的诉求替蔺晨表达了出来。

“朕这就叫他们传膳。”谁说萧景琰没脑子的?打他丫的。

当蔺晨歪在萧景琰身上吃着大梁皇帝陛下一口一口喂着加了桂花糖的粉子蛋的时候,他觉得给皇上当个娈宠其实也不坏。

收拾妥当,萧景琰有一下没一下的给怀里没那么胖了的胖鸽子松筋骨,让他舒服得像一只猫似乎随时都会喵出满足的呼噜声。
有那么一瞬萧景琰竟然奢望这就是永远了。皇权纷争、百姓疾苦,在这个秋日的午后,在这个昏暗幽深的皇宫寝殿里有那么一瞬间消失了,只剩下萧景琰和他爱的那个人。就像阳光终于穿透密林洒落一丝给新生的嫩芽,哪怕转瞬即逝也给予植物生长的力量。此时,他萧景琰可以卸下身上的担子,做那么一小会自己。

“中毒的事情不肯和我说,十有八九是和我有关,对吧?”
“景琰有没有想,之前把我逼到绝顶的时候问我,说不定我就把真话告诉你了?”蔺晨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话里话外老爱调戏人。
萧景琰没说话,不是没想过。他有好几次机会,可他不愿意那样做,就像蔺晨进入他的时候从来不肯逼他作出什么承诺一样。他不想在两人做最亲密的事的时候要挟他。
“我就知道你想过。”蔺晨伸长胳膊搂住景琰的脖子,带他下来吻自己。“你舍不得。”就像无数次想对你说这个皇帝不要当了跟我走吧,却一次也没有说出口,舍不得看你两难。

最怕“舍不得”。
尽我全力也要保全你。

“别愁眉苦脸的,琅琊阁做的是开门营生,不过就是一桩生意牵扯到你,我更上心些。”白润的手指按在眉头,想把萧景琰眉心的川字抹平。“平白也有些凶险的买卖,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

蔺晨以为萧景琰会拒绝接受自己这个解释。没想到他一把把自己扶起来对面坐了,特别郑重的说:“你要记得,生死以外别无大事。”

所以蔺晨也特别严肃的告诉他:“这可不是一位帝王应该说的。”

“这是萧景琰对蔺晨说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
天气暑热,请大家一定防范食物中毒。
像我这样病假在家虽然可以更文,但是超级不爽!
唉,不说了。再睡一觉看会不会好。

评论 ( 12 )
热度 ( 49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