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续魂丹²柒叁

我居然勤劳的连更了,当然是为了关键时刻不卡,对吧!
再一个原因就是,是不是太太们都去忙only了,都不更文,只好自割腿肉自娱自乐。
画圈圈郁闷。
我也想去。
————————————

“景琰,景琰,别这样…啊…”越说声音越低,渐渐还跟上节奏哼哼几声。
萧景琰呼吸的热度打在耳畔,蔺晨有点怕,也许自己来的太仓促太草率。都说爱可以一叶障目,萧景琰虽然爱自己,但他不是傻子,身体的状况骗不了他。应当再忍一段时间,不该带着这样一副身体来见他。

到来的时候,蔺晨低吼一声,眼泪也一并出来。萧景琰看着手中的黏糊,笑得意味深长。身下的人儿心事重重,晨光之中,益发比昨晚明显,可他还在嘴硬。
萧景琰一根手指挑了一点稀薄向嘴里送,被蔺晨打了去。
“不许吃!”
“这奇怪了,你以前不是喜欢看我……”“不许吃!”蔺晨的声音不大,但是很坚决。
萧景琰似乎了然,伸手拿帕子将手心的污浊擦了去。
“风寒之症,要不要我渡你点阳气,去去寒?”他手里拿着一盒脂膏。
蔺晨被语言调戏了,有些不适应,偏过头去不理人。
不晓得景琰怀着这心思多久了。蔺晨抵抗的心不在焉,任由景琰的手掌在他身上为所欲为。
“还不打算说实话?”萧景琰的牙齿轻轻的揪着蔺晨的右耳垂,一下又一下,修长的手指开疆破土,配合着节奏长驱直入。

“我都认错了,景琰怎么还欺负我?”蔺晨攥着床单,忍过阵阵颤栗。
“我何曾欺负过你,自来都是你想向东便向东,你想向西便向西。我既不拦也不阻。今日你说身体不适,便换我伺候你。”萧景琰叼住耳垂轻咬一下,“换你句实话都换不来?”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这些花样跟谁学的?”蔺晨自暴自弃似的放开床单张开双臂抓住身上的人。“莫不是趁我消息不便,收了什么新人教的吧?”
“这些花样都是你教的,自己也尝尝。”景琰听他又拉扯别的,气不打一出来,冲他喉结便是一口。“再拉扯这些有的没的,便叫你下不了床,走不出着寝殿!”
蔺晨没防备这一口,疼的流出泪来。“我可没这样咬过你,你怎么就这么狠。”
萧景琰听他声音都变了,知道下口重了,也是内疚,可又不想就这样放过他,“见识到我的狠还不快说实话!我也不管你去做了什么,就只问你,怎么把身体祸害到如此地步!”不知道我心疼吗?
蔺晨知道再不透点实话这关是难过了,最怕就是玲珑心肝摆在你面前,叫你撒谎也不是,不撒谎也不是。“我就是中了点毒,本想养好些再来见你。来到金陵在苏宅养了几日,耐不得,想见你,就来了。”
萧景琰听了中毒便从蔺晨身上撤出来,七手八脚的除了他的衣衫,就着晨光寻找身上的伤口。
蔺晨见说中毒他便离了自己,心中有点酸涩,又见他满身找伤,知道他不是嫌弃自己。
羊脂玉一般的身体并无半点伤痕,练武之人少有这般完璧,可见蔺老阁主爱护之深和琅琊阁医术高绝。萧景琰出自帝王之家身上尚且有着几处儿时顽皮留下疤痕和沙城征战的军功。

毒只能是下在食物里了,蔺晨对食物的挑剔和防范萧景琰是见识过的。能让蔺晨中食毒,必是亲近之人,怪不得他不肯说。
还有一种下毒的地方,萧景琰刚验过,清洁健康没有中毒的迹象。萧景琰在心里狠狠的脸红一把,要是那里的问题,自己可真要好好的弄死他。

“怎么治?治得好吗?”萧景琰验看完毕,拽过一床锦被裹住蔺晨,怕他着凉。“我刚刚冒失,没害你……”
“没事的,毒已经解了,只剩调养。”蔺晨伸手揽住景琰,轻吻了一下他的唇,“景琰之前说要渡我些阳气的话,是忘了不成?”

“你还真是不怕死!”萧景琰眼中的郁郁被这句话撩起来的火烧个精光。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