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续魂丹²柒壹

“终还是来了。”萧景琰心中暗道,却并没有抬头看来人。
这帝王气象终是通过日积月累深深刻进他的骨里。
衣带飒飒,客已至案前。
松香环绕颇有秋日肃杀气氛。
一别半载。蔺少阁主眉间渐染风霜。可惜梁帝仍然没有抬头。
“景琰…”

梁帝循着声音慢慢抬起头,一对明亮的眸子闯入视野。蔺晨的扇柄微微托起萧景琰丰满的下巴,将身躬得极近,几欲擦着景琰的鼻尖。

“蔺……少阁主,此来有何贵干?”

蔺晨的动作被这生分的称呼干扰,一顿又复如常,一双桃花眼眯起来,左右端详。“数月不见,景琰不曾念我?”

萧景琰别过头不肯答话。

蔺晨的扇柄轻骚着景琰下巴底端。痒又不痒,搔又未搔。萧景琰心火上浮,面上不显,耳朵梢却是通红。

“先生请自重。”

蔺晨听了这话,收了扇子,气鼓鼓的袖手坐到景琰旁边。

萧景琰仍是不理他,垂眼看奏折。

若是以前,蔺晨自当左右纠缠,百般讨好。蔺晨却只是一旁坐着,不发一言。

两人对峙半晌。

蔺晨突得站起来,顿了顿衣衫,道:“景琰公务繁忙,在下自去了。”

萧景琰没料到他会这般,一时心内的话脱口而出,“你上哪去?”

蔺晨噗嗤笑了,“原来景琰还关心我去哪里。”
萧景琰自知破功被他占了上风,可这魂牵梦萦的人总归是回来了,自己还赌什么气。“自然关心,哪像少阁主逍遥自在说来便来,说走一句着落都不留便走了。一点音信皆无。还不知记得萧景琰是哪个不曾!”

蔺晨笑咪咪的回身凑过来。“怎么不记得,记不得自己也忘不得心上人。”伸手去摸萧景琰红莹莹的耳朵梢。“我也曾给你传过信息,鸽子跑丢了不成?”

萧景琰隐隐听说江左地界上寻到过蔺晨的鸽子,他这虚一句实一句的着实让人辨不出真假。本想拨开他捏在耳旁作乱的手,却反被他捉了手里把玩起来。待要夺手,他整个人都倚了上来,把头枕了自己肩上。

几个字出他的口入己的耳,不曾费事绕道,随着一口气送过来。酥酥麻麻过电一般送遍了全身。倒也是平常的一句话。

“景琰,我想你。”

萧景琰不成想自己这样好哄,原本心中的气恼在这半年里堆累积压日日煎熬都快酿做酒了,小情郎一句“想你”将前情都钩倒了,全然挥发殆尽。

“我也想你。”
萧景琰搂过蔺晨的大脑袋摸了摸。

“怎么瘦了?”
“见不到你,吃饭也不香。”
“怎么添了白发?”景琰捻着蔺晨头心一缕丝发,从发根起约有二寸变做白色。
“见不到你,愁的!”蔺晨拉回自己的头发,见景琰眼中有疑惑之色,知道他不是这样轻易混得过。“想是景琰嫌弃我老了。”
“少混说,我几时嫌弃过你?”
“景琰定是嫌弃我了,才不肯亲我。”
景琰哭笑不得,怎么还要这样求亲亲。便捧过他的大脸一左一右两腮上各亲了一下。见他眯着眼又用手指着嘟起来的嘴唇傻笑,无法,又轻轻啄了一下嘴唇。这下可不得了,被蔺晨反身按倒在榻上狠狠地戏弄了个够。半晌,蔺晨亲够了坐起身来,萧景琰还沉浸在大脑缺氧的眩晕中。

“你饿不饿,朕叫他们准备宵夜。”

蔺晨没想到萧景琰回过神,会是这句话,想他一时不会追问自己倒是略略放松。“不劳烦了,若景琰还有榛子酥,我便尝几颗,倒是许久不得吃。”

听这话,萧景琰一个打挺坐起来,按开书案旁暗格取出一盒榛子酥打开,动作流畅如行云流水。

蔺晨笑着拈了一个。
萧景琰有点脸红。

“景琰果然待我不薄。私藏都肯分给我。”

景琰忿忿的合上盖子,心下埋怨“吃了我的榛子酥还不把实话都交代出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
刚才写完就睡着了……然后爬起来看文,看到类似的梗突然意识到,我靠还没发,周末更新,差点又打脸了。
一定要严格按照预告的时间更新,已经拖拉的不行不行的了。
ps这个周末真是惨烈,昨天加班不说,还有大姨妈到访。
夏天来大姨妈真痛苦,又要凉快又怕冷。
今天一大早母上居然回来了……就算带着豆浆油条……
我挚爱的懒觉,你就这样放弃我了嘛!快来睡我啊!我一直爱你的,别放弃!再来睡一次嘛,那你就知道我多爱你了!

评论 ( 14 )
热度 ( 33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