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续魂丹²柒拾

“蔺公子此番可逍遥快活?”蔺阁主调戏着一脸狼狈的儿子。
“少开玩笑!”蔺晨怎么肯认怂,“你不来我也就要成功了!”
若不是对自家儿子的尿性有充分的认识,几乎就要被唬住。“原来是舍不得,那我再送你回去?”
“那倒不必。”蔺晨袖了手,也不顾衣衫尽染灰尘,自顾自的站起身来就要向外走。“对了,我这也算是给你善后。这笔人情就记账上了。”
“怎么,这就走了?”蔺阁主也跟着站起身来,掸掸身上的尘土,“急着去金陵会情人?”
蔺晨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却不曾回身。“哪能这样轻易,总要带些赔礼的东西回去才好。”
“蔺晨!”蔺阁主鲜少叫儿子名字。“人非圣贤!饶是我也不可能算无遗策。”
“知道。”污浊的白衫之下是蔺晨攥紧的双拳。怎么会听不懂父亲的意思,言下之意,这次的事叫自己不要放在心上。说的容易。

金陵城中萧景琰快要把鸽子都喂成走鸡了。每天大把大把的撒食,原本轻盈健壮的信鸽一个个贪图口腹之欲只肯挪着步子啄食,连振翅都懒得振。
飞流要烤着吃。被拦下了。
萧景琰特意给每只编了号,每天都要列战英点数目,怕飞流悄悄逮了去。

后来有一天,萧景琰终于不再喂鸽子。
他听说心头牵挂的那个人,早就来了金陵城。
来了,却不见自己,还是苏宅的黎刚舵主悄悄递了消息。

“飞流,要是你蔺晨哥哥不要你了,你怎么办?”萧景琰颓废的坐在廊下,看背着战英作弄鸽子的飞流,没头没脑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不可能!”飞流摁着一只呼噜毛,头也不抬的说。
“你也不小了,就留在我这儿不好吗?”萧景琰冲飞流招招手。飞流很听话的跃到他身边。
“不好。”
“为什么不好?”我知道你也是留不住的。
“不好玩。”
“那你为什么留下?”我知道是那个人要你留下护着我。
“喜欢水牛。”
“飞流喜欢我?”这个答案倒是意外。
飞流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景琰这才认真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你喜欢水牛吗?”
飞流想了想点点头。
隔了半刻又拼命摇头。
“为什么摇头呢?”
“不一样!”飞流一板一眼的说。
“什么不一样?”
“和苏哥哥!”飞流又想了想,“还有坏鸽子!”
萧景琰没想到再次听到有人提起梅长苏的名字,自己竟然有恍如隔世的错觉。自己原来是这样薄情的人。自从和蔺晨互通了心意,便刻意把林殊的事抛在脑后了。虽然,自己对林殊只有兄弟朋友情义,他却是对自己用情至深,连飞流这孩子都知道。
“这喜欢的确不一样。”萧景琰伸手摸摸飞流的头顶,“你以后也会遇见那个让你喜欢的不一样的人。”
飞流不解的看着水牛。
“遇见了,就不要放手,要一直在一起。”
飞流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追着一只想飞走的鸽子飞身上梁去了。

萧景琰长叹一声,回宫批阅奏章去了。

——————
下章见面!
忙到无言……

评论 ( 15 )
热度 ( 39 )

© 叶姿凉🌸 | Powered by LOFTER